网络热词 > 苏拉威西岛

苏拉威西岛

苏拉威西岛(Celebes/妫牦妫稀/旧释"西里伯斯岛")是印度尼西亚东部的一个大型岛屿。岛形奇特,由四个半岛向北、东北、东南和南方伸出。多高山深谷,少平原,是印尼山地面积比重最大的岛屿。

苏拉威西岛最早的人类居住痕迹是托亚拉文化的石器。欧洲人到来之前的一个世纪里,西里伯斯南部建立了马来海岸的穆斯林苏丹国。

1512年一心想垄断香料贸易的葡萄牙人来到这里,1607年荷兰人在望加锡建起殖民点。荷兰的势力逐渐扩展,一直到波尼和戈瓦(Gowa)国分别于1905和1911年丧失独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日本人占领,1950年加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此后政治骚动和叛乱从未停止过,但并未危及中央政府的统治。人口约11,552,917(1985)。

2011年4月25日7时07分,印尼苏拉威西岛发生里氏6.0级地震,震中位于南纬4.6、东经122.8,震源深度10千米。

苏拉威西岛的行政区域分为6个省:西苏拉威西、北苏拉威西、中苏拉威西、南苏拉威西、东南苏拉威西和哥伦打洛。最大的城市是西南部的乌戎潘当(旧称望加锡),还有北部的万鸦老也是较大的城市。

苏拉威西岛正位于华莱士线上,因此既具有东洋界也具有澳新界的动植物,其中大部分属于澳新界的,有2290平方千米的区划被划归罗尔林度国家公园。

苏拉威西岛已知有127种哺乳动物,其中62%(79种)是本岛特有种,在世界其他地方不存在,其中最多的是一种倭水牛。即西里伯斯水牛。值得一提的是,苏拉威西岛有一种叫苏岛袋猫的有袋类哺乳动物,而不是人们常说的有袋类仅分布在大洋洲与美洲。鸟类有34%是当地特有种。

一般说来,动物群属亚洲类而非澳洲类。独特品种有鹿豚或称猪鹿、黑颈狒狒和倭水牛等;婆罗洲的淡水鱼与苏拉威西岛的淡水鱼存在明显的不同。苏拉威西岛的大部分地区仍然森林密布,植物群与菲律宾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在西部亚洲品种较多,东部澳洲品种较多。

苏拉威西虾,是一种原产于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陶乌提湖的淡水观赏虾,具有普通淡水虾无法比拟的鲜艳外表。

苏拉威西岛居民主要由7个民族组成,即托亚拉(Toala)、托拉查(Toradja)、布吉(Buginese)、望加锡(Makasarese)、米纳哈萨(Minahasan)、莫里(Mori)和戈龙塔洛(Gorontalese)人。托亚拉人散布于岛上各地,是隐居丛林中的游牧居民,有自己的语言。托拉查人在岛中部、东南部和东部,属于澳斯特罗尼西亚族(马来-玻里尼西亚族),有自己的语言,基本上务农,大部分信基督教,但仍保留许多有灵论的习俗。布吉人和望加锡人是穆斯林,体格强壮,精力充沛,肤色白皙,酷爱赌博、欢宴和斗鸡,居住在南部,很勤奋,善于制作编织物品、纺织品、金银细工和造船等。米纳哈萨人与其他民族不同,他们肤色白皙、高鼻梁、突嘴唇、双眼间距较大,黑发短而硬,身材高大健壮,住在万鸦老(Manado)周围,是岛民中最西化的民族,生活方式也属欧洲式,每座村落都有基督教堂和学校。莫里人是高地民族,住在东部许多地方。戈龙塔洛人住在东北半岛西部和中南部,身材矮小,头发平直,肤色较白,是穆斯林。

苏拉威西岛上的是托拉查人。东南亚印度尼西亚民族。主要分布在苏拉威西岛中部山区及东南半岛西部。属蒙古人种马来类型。使用托拉查语,属南岛语系印度尼西亚语族,有多种方言。无文字。各部落均有自己的部落保护神,盛行祖先崇拜和精灵崇拜。从19世纪末开始传入伊斯兰教,属逊尼派,并有许多人信基督教。保存氏族部落残余,按大家族居住长屋。土地及大部分财产归家族所有。房屋在墙柱上饰以大量绘画和雕刻。衣服多以树皮布为材料,其上绘有各种彩色图案。手镯、脚镯、戒指和项圈等饰物,多用牛角或黄铜制成。原以采集和渔猎为主,或从事刀耕火种农业,种植玉米和旱稻。近年来,逐渐从山岳地区迁移到河谷低地,整修水田,种植水稻。与外族交往也开始增多。

印度尼西亚西里伯斯(苏拉威西)中部的民族。据说他们是一个入侵民族的后裔,统治该岛时同化或消灭了原住民。后来他们被穆斯林印度尼西亚人(如布吉人〔Buginese〕)赶走,离开海岸。他们好战和猎头的习惯使他们必须把村落建在易于防御的山顶。近代许多托拉查人已成为穆斯林或基督徒,多数务农,其村落亦较易与外界接近。他们喜好锉平牙齿,佩戴饰物。1960年代,估计托拉查人口为60万。他们的语言属于南岛(马来-玻里尼西亚)语系,有许多方言。

该岛及邻近岛屿分为4省。岛上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在南半岛和东北半岛顶端部分。南方种水稻、玉米、木薯、芋、豆;沿海种烟草,制取海盐;坦佩(Tempe)与锡登伦(Sidenreng)两湖周围的冲积平原种植谷类;巴里巴里(Parepare)以东的萨维洛(Sawito)河上有水电站。东北出产椰干、林产品和一些硫磺,还有相当规模的渔业。

东半岛大部分未开发,人口稀疏,主要是自给性农业。西南半岛和岛的中部是国家移民计划的中心,根据这个计划,中央政府试图从爪哇和巴里岛大量移民来此定居,以减轻那些岛屿的人口压力。这些地方的经济因此日益发达,经济部门也逐步多样化。西南半岛的主要城镇之间有公路相接,而在其他地方,公路(万鸦老-克马〔Kema〕、肯达里-科拉卡〔Kendari-Kolaka〕及多拉亚〔Toraja〕高原公路除外)则仅限于沿海地区。主要机场在望加锡、万鸦老、歌仑打洛(Gorontalo)、肯达里、波索和帕卢。

苏拉威西岛北方的托拉查地区首府兰特包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兰特包”在当地语中意为“葬礼之地”,而人们对“死亡”的概念却完全陌生,他们的词汇中从来没有“去世”、“病故”等字眼,村里最年少的老奶奶内巴迪潘加罗合上双目辞别人世之时,村里没有一个人哭泣,只有巫师手中的竹管发出悲凉的哀鸣。人们将她的遗体轻轻平放在一具位于房屋正中的船形檀木棺材中,并带来棕榈酒、丁子花香料熏制的卷烟,长时间地守护在旁边。村民们每日生活如故,无拘无束地来到这里吃喝闲聊,棺木周围常常爆发出阵阵笑声。这位在当地属于最高贵家族,享有崇高威望的老妇为何死后遭到如此戏谑?其实,村民们对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并无丝毫轻佻之意。在村民们的意识中没有死亡的概念,人死了,被视作“生病”。难怪当耋耄之年的巴迪溘然长逝,她的孩子们称老奶奶病得很厉害。把“病人”用甲醛处理后长期保存起来,直到举行节日般的仪式庆贺灵魂归天之后,“病人”与自己的木制雕像一起被安放在悬崖上的石洞里从而真正升入“天堂”。

“病人”与“天堂”的说法足以使人产生虚幻缥缈之感。堆放在巴迪身体周围的丰盛祭品几十头水牛、几百口肥猪,几千公斤稻米以及为迎接亲朋邻里、远近来宾者而在仪式地点马迪卡专门修建的规模宏大的临时性村庄更是令观者感到不可思议。当地的艺匠只参照一帧“病人”遗照便能制成形神俱俏的木波罗雕像,以象征生命的永恒;而木制牛头作为首祭品将带领“病人”走向神圣之地。当然,祭品数量、雕像质量以及仪式的规模完全取决于“病人”的社会地位和威望。像巴迪这样的贵人理所当然享受最高等级待遇。

在苏拉威西岛,几乎所有的葬礼都以水牛会奠。稻田中,牛倌轻轻摩挲水牛的鼻尖、脖项,无限柔情地为它们撩水、喂青草。多么欢乐和谐的情景!然而,祭奠仪式无情地开始后,牛倌紧紧握住背上的大砍刀刀柄,慢慢将刀从纱笼(当地人的服装)里抽出,刀尖朝上,直立在手。只听訇然一声,大砍刀就嵌入牛颈,就这一下子,牛颈动脉就被切断,庞然大物猝然倒地,鲜血喷涌而出。拉着刀斧齐下之后,顷刻间温热的牲畜就四分五裂。内脏留给“病人”,头路蹄下水分给家人和参欢者。据说祭上第一头水牛的瞬间,就是灵魂脱离人体、“病人”升入另一极乐世界的确切时刻。根据相传的规定,这头牛必须是患白化病的“白毛牛”。祭奠完毕,上千人围成圆圈跳起舞蹈,人群中发出阵阵呼哨。人们坐在遍布牛头、猪头的空地上开始喝酒,大口吞咽着各种食物,这样充满宗教色彩的庆祝活动要通宵达旦地持续五天五夜。

巴迪的人间生活从此逝去,即将开始她幸福的“天堂”生活。浩浩荡荡的人流簇拥着豪华的船形枢车,穿过稻田,丛林,向几公里外那座神圣的山峰进发了。攀上山顶,人们用绳索将棺材从枢车上吊起,改用人扛,踏着通往悬崖的羊肠小道,吃力地攀上排列着潘加罗家庭成员雕像的岩洞。在一阵凄厉的锣声中,巴迪的灵枢被一只牛皮带悬吊着放入岩壁上的洞穴,与其祖先的骸骨合于一处。人们日后还将继续来些拜谒。因为巴迪仍旧“活着”。而在另一个美妙世界里变为女神的巴迪会加倍报答这些虔诚的信徒。

苏拉威西岛上的托拉查人不仅信奉佛教和万物有灵论,也信奉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各种信仰共存并立,形成一种独特的宗教诸说混合现象。他们认为西方人追求物质享受,是极端的利已主义者,所以不能理解他们的宗教信仰。他们要让“病人”尽善尽美地升入隆达神圣之地,使心灵上得到满足。他们种植稻米,馒头水牛仅仅作为祭品。而生儿育女是为了保证子孙后代为其操办热烈的祭奠仪式。这是人生惟一真正重大的节日。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