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碧血盐枭

碧血盐枭

《碧血盐枭》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制作的剧集,监制为李添胜,由杨怡马浚伟黄浩然敖嘉年主演。

该剧以清代扬州城内朝廷缉私营和盐枭窦家寨之间的矛盾为背景。缉私营的聂致远为剿灭盐枭窦家寨,故意扮作落难秀才得到盐枭之女窦胜雪的同情及收留,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可是官府突然派兵剿寨,胜雪及家人失散后惊见父母的尸首被悬于城楼示众,而站在楼顶大义凛然告诫众人不要贩卖私盐的官员竟是自己日夜牵挂的聂致远。

清康熙时期,两淮盐业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支柱,每年课税超过六百万两,占全国总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而两淮地区的盐业尤以扬州最盛,盐商为牟取暴利,合力把盐价提高,不法盐商更在食盐中混沙杂石,以致市面上良盐难求。官盐价高而质劣,私盐价廉而质优,于是私盐大受欢迎,官盐的利益备受影响,朝廷下令举凡捉到盐枭,或流放,或斩首,务求严法抑压贩私。

胡坚乃盐业总商,他在次子胡亭轩的协助下连续十二年投得朝廷发放的盐引,从而提高盐引价钱再转卖给小盐商,胡家因此富甲一方。虽然亭轩聪颖过人,侍父至孝,可惜患有消渴症,胡坚爱子深切,不惜万水千山带亭轩找吕神医求诊。此时缉私营统领屠应龙派兵剿贩私盐的窦家寨,寨主窦猛急领女儿窦胜雪、胜雪的意中人聂致远及众盐帮子弟撤退,却在退路上遭到官兵伏击,致远不知所踪,窦猛则负伤与妻女逃到吕神医家暂避。

正当神医为窦猛疗伤之际,胡坚却前来求医。胜雪为怕行藏败露,遂假称自己是女神医,并胡乱开了一张药方,把胡坚支走。亭轩饮罢胜雪开的药方后,病入膏肓,神医逐为他多续命一年……官兵追至,众人商议分开逃走往扬州会合,途中胜雪与父母、窦雄失散,胜雪被官兵围攻,掉下汹涌大河,命悬一线,幸得返回扬州途中的亭轩相救,时亭轩因自知命不久矣而万念俱灰,坚毅乐天的胜雪鼓舞亭轩从新振作,胡坚不胜感激,雪更隐瞒其通缉犯身份,以神医之女的身份与胡坚等人一道往扬州。

寄居胡府 爱郎灭亲

胜雪来到扬州,寄居胡府,发现胡府中人千奇百怪:胡坚之妹胡彩蝶贪财好利,偷偷变卖胡府的参茸海味;长女胡亭碧因为与盐商蔡子安私通,被丈夫赶出家门;三子胡亭辉好食懒飞,终日流连烟花之地;四女胡亭嫣脾气火爆,动辄便发小姐脾气。胜雪虽然对胡府一切看不过眼,但她一心寻回亲人及爱郎。此时胜雪惊见父母的尸首被悬尸于城楼示众,而站在楼顶大义凛然地告诫众人不要买卖私盐的副统领竟是爱郎聂致远!原来致远乃缉私营派来的奸细,胜雪欲手刃致远,却功败垂成。胜雪不堪打击,幸亭轩一直相扶在则,亭轩更利用自己与致远的交情,请求致远让胜雪好好安葬其父母。致远潜入窦家寨之初虽是为了公事,但与胜雪相处日久,亦早已对其生情,但兵贼两难容,再加上其父当年亦是忠义之缉私营头目,致远矢志继承父亲遗志,效忠朝廷。作为缉私营头目,打击私盐责无旁贷,在盐寨潜伏亦迫不得已,但负了胜雪的感情,致远毕竟心存愧疚,为了补赎,致远偷偷地把窦猛夫妇的尸首运出交给亭轩,并嘱亭轩劝胜雪放下仇怨,重新做人。胜雪感激亭轩的帮忙,对亭轩的感情日增,胡坚亦撮成二人,然而家中势利的女人对胜雪心怀敌意,处处为难。

情义两难 黯然离场

时新任盐运使姚守正到任,胡坚为讨好盐运使遂斥资为他修缮官邸,又请他在修缮期间于胡府暂居,然而守正性情古怪,未有因此对胡坚青眼有加,反而一改惯例,提出以投标方式选取下一年度的总商,令胡坚怒不可遏。一向与胡坚不和的蔡子安藉此大好良机,利用亭碧查探胡坚所出的标价。亭碧因胡坚当年破坏自己与子安之间的感情、迫自己嫁一虐妻之老头,对胡坚心存怨恨,便暗助子安。亭轩未知子安底蕴,对于投标一事未有万全之策,胜雪遂以身犯险潜入蔡府偷看子安的标书,期间险被抓个正着,幸被致远解围,胜雪全身而退,令胡坚成功以十两之差胜过子安,继续担任总商。然而此事却令致远发现与自己情同父子的应龙,暗中支持子安与胡坚竞逐总商,更借致远之手剿盐寨,然后把私盐再倒卖,而且母亲一直有收受应龙的黑钱,应龙又道破致远亡父亦是贪官一名,一时间致远陷入迷惘中,一方面应龙要致远加入他的朋党,另一方面盐运使姚守正游说他刺探应龙的秘密,要致远坚守正义,整顿盐政。致远情义两难,宁愿做一个普通平民,应龙觉致远再无利用价值,驶计夺去其官职。致远对官场心灰意冷,几经转折来到胜雪盐栈工作……

家无宁日 陷入崩溃

胜雪虽同情致远,但往事不堪回首,只想与亭轩搞好盐栈,然而胡家却家无宁日,亭辉先对名妓映月始乱终弃、之后更搞上了妹仔小沅并珠胎暗结,却又将她弃之如敝屣。胜雪痛斥亭辉,然而小沅已不堪受辱,愤而自尽,亭辉为小沅内疚不已,决定痛改前非。时窦雄在扬州现身,险被官府捉拿。胜雪为保护窦雄而泄露身份,胡家众女便借势欲向官府供出胜雪通缉犯的身份,亭轩为救胜雪即向胜雪表露爱意,并要马上娶她为妻。胜雪一心做亭轩的好妻子,可惜亭轩未曾洞房,病情便已急转直下……子安争取总商失败,与应龙密谋把胡坚总商之位褫夺。子安一方面唆驶盐商罢买胡坚的盐引,另方面使人在胡坚的盐栈内做手脚,致令有人吃到混有石灰粉的盐而出事,银号迫使胡坚还款,胡坚螂入狱,胡家上下陷入崩溃状态。亭碧悔不当初,请求子安放过胡坚,但子安对亭碧不过虚情假意,实与亭嫣暗渡陈仓。亭碧大受打,一蹶不振,守正千般安慰,原来他对亭碧早已暗生情愫,亭碧感动不已。

重操故业 贩卖私盐

亭轩不停联络各大小官员,希望能救胡坚出狱,结果过度操劳一病不起。亭轩临终前请求胜雪撑起胡家、救出胡坚,胜雪为了让亭轩安心只好答应。亭辉眼见老亲入狱,二兄去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如昔日荒唐,胜雪亦锐意扶植亭辉接管盐栈。胜雪终与官府达成共识,可用一笔巨款赎出胡坚。为筹得足够的资金救出胡坚以及重振胡家声名,胜雪只好重操故业,贩卖私盐。致远知此举凶险非常,决定帮忙胜雪。致远一直无怨无悔地在旁默默守候,甚至以身相救,这份感情渐渐打动胜雪,二人希望渡过险境之后可以远走高飞。胜雪成功救出胡坚,胡坚知道亭轩已死,伤心欲绝,决定把盐栈交由胜雪及亭辉把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胜雪、窦雄及致远在运送私盐途中事败,致远被应龙抓回缉私营严刑审问,致远生命难保,但这时守正却把致远认作自己人,更讹称致远是守正派去私盐寨的奸细,致远才可全身而退。然而,那边厢,胜雪与致远的矛盾再度加深,胜雪看不清致远到底是正是邪,更不知道他会否一如既往再一次出卖盐寨……

指证杀父 情势逆转

守正一直怀疑应龙是幕后黑手,他既要把官盐私有,同时亦要垄断私盐,故守正欲与致远携手揭发应龙的罪行,再加上致远终发觉父亲其实是应龙所杀,遂与守正揭发应龙贿赂谋私、杀人灭口的恶行。应龙含恨逃遁,同时查知窦猛早已被应龙收卖。胜雪对致远满心歉意,决与致远离开扬州,亭辉亦黯然鼓励胜雪寻找自己新生,可是昔日窦家寨的兄弟钟邦出现,令胜雪与致远的命运改写……钟邦指证当日目睹致远亲手挥刀斩杀窦猛,而非像他所言只是来不及阻止下属举刀。胜雪晴天霹雳,杀父之仇不能不报,但与致远的感情亦难以杀,该何去何从,如何了断,胜雪陷入极度迷惘与痛苦之中……

窦胜雪--杨怡

性格:开朗乐观,认为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有解决的办法,相信希望在明天;冰雪聪明,机灵活泼,常会生不少鬼主意;为人率直,不会因对方是权贵而卖帐。

遭遇:胜雪是窦家寨寨主窦猛的掌上明珠,从小得到盐栈上下的疼爱,窦猛希望女儿日后能嫁一好夫婿,不必在刀口上混饭吃,然而胜雪不喜习文,只爱习武。胜雪在盐场遇上负伤的聂致远,他在应考乡试途中遇上山贼,胜雪便把他救回盐栈养伤,对他萌生爱意,二人情投志合。窦猛夫妇见致远一表人才,亦乐于让女儿与他交往。官府突然派兵剿寨,胜雪与致远失散,及后与父母在神医暂避,期间遇上替子求诊的胡坚,胜雪为支走胡坚便扮作神医胡乱开药方,险些令胡亭轩一命呜呼,幸而神医解围,胜雪与胡家父子从此结下不解之缘。其后,官兵寻获众人的踪影,胜雪与父母及窦雄约定在扬州会合便分头逃跑。胜雪被官兵围捕堕入汹涌河流,幸而被返回扬州途中的亭轩救起,小命得保。神医断症,谓亭轩命不久矣,亭轩万念俱灰,意欲求死,胜雪略施小计,终令亭轩重新振作,二人因此成为好友。众人回到扬州,胜雪暂居胡府,每日走遍扬州各大街头,希望能找到父母及致远,却不料再会之时,父母已成尸首,而致远更变成缉私营的副统领。胜雪发现自己所爱的人原来是混入盐栈的奸细,既悲且痛,不理亭轩的阻止欲刺杀致远。然而,之前口称不懂武功的致远原来是一高手,轻而易举就把胜雪制服。胜雪悲愤欲绝,叫致远杀死自己,但致远却一副大义凛然地指胜雪并未参予贩盐,故愿留她一命。胜雪万念俱灰,令亭轩极为担心。亭轩于是收买官府中人,运出窦猛夫妇的尸首,又在盐栈安插工作予胜雪,让她寄情工作,暂忘伤悲。胜雪感激亭轩,留在胡府照顾亭轩以作报答。时盐运使姚守正提出用投标选取次年之总商,令胡坚陷入失去总商之职的危机,亭轩为此心烦不已。胜雪于是请缨前去偷看胡坚对头子安的标书,令胡坚能以一两之差赢过子安,继续担任总商。胜雪至扬州后不久即与映月及小沅成为好友,然这两位好友先后受亭辉的不负责任所害,映月失去良缘,小沅命丧黄泉。胜雪本已对经常缠着自己学武的亭辉毫无好感,为了两位好友怒斥亭辉,亭辉知道自己做错,决定改过,不再到处留情。窦雄再度出现,险被官府发现。胜雪为保护窦雄泄露了自己的真正身份。胡家上下震惊,胡家众女更欲供出胜雪。亭轩为保胜雪向胜雪提亲,胜雪受亭轩的情意感动,欣然答应,可惜二人未有夫妻之实,亭轩便病情告急。胜雪以胡家二少奶的身份出入盐栈,时致远丢官,其母利用自己与胡家的远亲关系在盐栈为致远谋了一职。胜雪与致远日夕见面,胜雪虽对致累父母致死之事仍未释怀,但因已作人妇,不欲再起事端,虽然明白致远余情未了,但对他仍冷淡处之。这时子安与应龙密谋夺胡坚总商之位,遂唆驶众盐商罢买盐引,又再驶计令盐栈的盐出现问题,胡坚被补入狱,亭轩为救老父心力交瘁,一病不起。亭轩临终时拜托胜雪撑起胡家,救出胡坚,胜雪知此事不易为,但仍答应了亭轩的最后请求。亭轩死后,胜雪知自己女流之身难以服众,便锐意培训亭辉接手盐栈。在二人努力下,盐栈有了起色,而亭辉亦成功令官府答应以银两赎胡坚出狱。胜雪为筹钱救胡坚出狱,决定铤而走险,再卖私盐。致远知道后,决定帮忙。

聂致远--马浚伟

性格:品性纯良,正直不苛,忠于朝廷,以除暴安良为己任,为求公理不惜放弃私情;刚直不苛,拒绝与他人同流合污,借权力收受利益。

遭遇:致远的父亲本来是缉私营的小头目,因为执行公务被盐枭杀死,得父亲同袍屠应龙接济孤寡,应龙更栽培致远授予武功,二人情同父子。致远以父亲为目标,希望剿尽天下盐帮,为朝廷力,然而母亲为怕爱儿剿匪身亡,遂对其加入缉私营大力反对,然而固执的致远一意孤行,在缉私营统领屠应龙扶植下,在缉私营任小头目,专责剿灭盐枭。应龙命致远混入窦家寨,查探盐枭逃走的路线,以期能歼灭这个一直未能捣破的盐帮。

致远在窦家寨附近装作赴考被劫,被盐帮头目窦猛之女胜雪救起,胜雪以为致远真是落难的秀才,把他带回帮中疗伤。致远见胜雪对自己没有机心,希望能从她口中查到窦家寨的秘密,因此与她出双入对,却在不自觉中对胜雪动了真情。致远虽爱胜雪,却明白兵贼两难容,知道不能为了私情而放过一众盐枭,于是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把窦家寨的秘密告之应龙,终于窦猛夫妇被官兵穷追至走投无路,窦猛与致远剧烈打斗,致远险丧刀下,千钧一发间,致远把窦猛刺毙,妻子不堪打击,即与夫共赴黄泉。致远带着窦猛等人的尸首回扬州示众,胜雪惊悉致远原来是奸细,气愤不已,要杀致远为父母报仇。致远认为胜雪只是错生盐帮,并未贩私,愿放胜雪一马,着胜雪好好做人。时致远虽知自己与胜雪已无可能,但仍抱万一的希望,故把手刃胜雪父亲一事隐去,指窦猛夫妇是死于官兵刀下。致远因为剿寨有功,升任为副统领。

为了令自己能忘记胜雪,致远工作更为落力,但接连几次缉私均告失败,致远觉得事有可疑,在找寻线人关七时又遭守正的师爷汪东平阻止。致远发现担任师爷的东平竟是一等一的好手,更觉守正并不简单,认为他与事件有关。而在不断追查后,致远发现守正原来对缉私营起疑,怀疑当中有人徇私,所以暗中调查。守正暗示应龙用心不良,致远坚信应龙乃正义之士,及后胜雪潜入蔡子安府中偷看标书,致远出手相救,竟发现应龙与子安互相勾结,以权谋私,应龙亦向致远坦言其母收过少黑钱,其父也是贪官,并非甚么大英雄,不愿破坏丈夫在致远心目中的形象才一直未有道破。致远大受打击,开始怀疑自己信念,陷入迷乱之中。守正劝致远,着致远留在应龙身边,搜寻他的罪证。致远不愿出卖应龙,拒绝守正的要求,又向应龙直言自己不愿为虎作伥。应龙见致远不肯同谋合污,亦念及与致远的一份感情,遂驶计令致远掉官作罢。

致远在聂张氏的安排下入盐栈工作,时胜雪已与亭轩成亲。致远与胜雪在盐栈内时刻相对,但胜雪视致远为陌路人一样,令致远极为痛心。时胡坚被陷害入狱,亭轩去世,胜雪急需一笔金钱来救胡坚,打算再贩私盐,致远自觉欠了胜雪,而且开始明白卖私盐者并非十恶不赦,乃为朝廷所迫,为了保护胜雪,致远加入帮忙。二人在贩私过程中屡遇险境,但亦因此而再度燃起爱火 ……时致远不单查知应龙是贩运私盐的幕后黑手,致远悲恸不已,与胜雪一同前往找应龙,把应龙绳之于法。一切始乎归于平静,亭辉亦祝致远与胜雪有情人终成眷属,致远生怕其亲手杀死窦猛一事会被胜雪知道,遂要求胜雪与自己远走高飞。胜雪本想应承,但盐帮兄弟锺邦突然出现,道出致远想要掩饰的秘密,胜雪无法接受事实,不知何去何从,致远亦不知如何了断这断难解的情仇……

胡亭轩--黄浩然

性格:风趣幽默,才高八斗,为人上进,深懂人情世故,有生意头脑,被胡坚视为得力助手:对人和善,极少呼喝下人,处处为人设想,但因身体多病,有时也会脾气暴躁。遭遇:亭轩自幼已显出过人的头脑,十多岁起便在盐栈帮忙,为胡坚出谋献计,在十三年前更成功运用各式手段帮胡坚登上总商之位,因此深得父亲的欢心。亭轩自小已体弱多病,在多年前更患上消渴症,令身体更形衰弱。亭轩眼见自己形同废人,极为心烦,再加上不放心让冲动成性的父亲独自处理盐栈事宜,故常强撑出外工作,令自已的病情愈来愈严重。胡坚无意中得到吕神医的消息,决定带亭轩一试,但吕神医再一次证实亭轩此病无法可治。亭轩在病苦与失望的双重煎熬下顿失生趣,企图自杀,幸得胜雪劝服。

亭轩受到胜雪的乐观积极感染,明白自暴自弃只会令父亲伤心,决定重新振作,继续为生存而努力。亭轩带逃难的胜雪回到扬州,见胜雪竟为悬尸示众的盐枭落泪,顿觉胜雪的身份并不简单,追问胜雪的真正身份。胜雪直言与吕神医并无亲戚关系,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盐枭窦猛的女儿,又指要找致远报仇。胜雪面对双亲去世及被情人出卖的双重打击,万念俱灰。亭轩为了令胜雪振作,遂找致远,请他念在与胜雪昔日的恩情,交出窦猛夫妇的尸首,令胜雪可以埋葬父母。致远应承,但要求亭轩别让胜雪知道自己曾插手此事。胜雪埋葬父母后,亭轩又安排胜雪到盐栈工作,希望胜雪能寄情工作,忘却不快。胜雪知道亭轩的真正用意,对亭轩更为感激。时胡坚看穿亭轩对胜雪有意,质问亭轩,亭轩自知命不久焉,不愿累人,故未有向胜雪表明爱意。时胡坚面临失去总商的危机,亭轩见子安最近态度转变,知子安必有靠山,认为只有子安可能与胡坚争总商之位,但因不知道子安投盐引的标银,苦无对策。

胜雪为助亭轩,竟暗地里以身犯险往蔡府窥看子安的标银,亭轩铭感于心,结果胡坚成功以一两银之差胜过子安,继续担任总商。窦雄现身,胡家上下发现胜雪的真正身份,大为震惊。亭碧主张赶走胜雪,彩蝶又想向官府供出胜雪以领取赏钱。亭轩为保护胜雪竟力排众议娶胜雪为妻,希望二人成亲后众人会因担心受株连而帮胜雪保守秘密。其后,子安在屠应龙指使下,不单令众盐商罢买盐引,而且还令胜雪盐栈的盐渗入石灰,搞出人命,胡坚被诬害至入狱。亭轩为救父亲与官府周旋,耗尽心力,终于病倒。亭轩知自己此次必死,临终时请求胜雪一定要撑起盐栈、救出胡坚……

胡亭辉--敖嘉年

性格:本性善良,却是一名二世祖,喜欢吃喝玩乐,琴旗书画无一不精,但对于打理生意却毫无兴趣;无人生目标,快乐时且快乐,玩世不恭;用情不专,不负责任,合则来不合且去。

遭遇:亭辉生于巨富之家,习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因此只懂吃喝玩乐,完全没有想过要做一个有用之人。亭辉的这种想法常被胡坚斥责,但因外婆对亭辉疼惜有加,不断供钱让亭辉挥霍,所以亭辉变本加厉,幸有青梅竹马的好友聂致远在旁扶持,致令亭辉不致于太过荒唐。胡坚带着亭轩离开扬州求医,亭轩觉得这是一个作反的好机会,竟把倚翠楼的妓女带回家中,结果胡坚提早回来,正在与众女玩耍的亭辉把跟随胡坚回来的胜雪错认为妓女,无意中轻薄了她,结果被懂武艺的胜雪一掌推开。亭辉知道胜雪懂武功,经常缠着胜雪要她教自己习武,胜雪只好勉为其难做他的师傅。亭辉在倚翠楼有一红颜知己映月。

映月向亭辉表示打算嫁予一卖丝绸的小商人,但亭辉觉得小商人癞虾蟆想吃天鹅肉,有意玩弄他,指自己亦有意纳映月为妾,质问小商人在财力相貌上有甚么及得上自己。映月一早已对亭辉有意,听罢亭辉说想纳自己为妾,急忙拒绝小商人求婚,却不料亭辉只是随口乱说。亭辉不认为自己做错,继续过着不负责任的生活,胡乱玩弄女人,更令一直心仪于他的小沅珠胎暗结。事情败露,亭辉竟指自己只是逢场作兴,对小沅并无感情,拒绝与小沅成亲。小沅一怒下离开胡家,愤而轻生。胜雪怒斥亭辉害了小沅的性命,亭辉亦从没想过自己的不负责任会带来这样的后果,故决定改过,从此不再到处留情。胡坚入狱、亭轩病故,面对家庭变故,亭辉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时胜雪指家中只剩下亭辉一个男人,亭辉是时候去学习负起家庭的重担。亭辉在胜雪鼓励及教导下学习经营盐栈,令盐栈再上轨道……

胡亭嫣--陈思齐

性格:两面人,表面上温柔可爱,偶尔刁蛮任性,有小姐脾气,是一个毫无机心的天真女孩,实际上却是个满肚密圈,阴险毒辣,可以为私利不念亲情的人。

遭遇:亭嫣是胡坚与一妓女所生的女儿,一出生即被胡坚带返胡府。亭嫣的身份虽然是胡家四小姐,但因母亲的出身低下,常被彩蝶讥讽,又因与兄姊是异母所生,所以感情不如亲生兄弟姊妹。亭嫣自知在胡府的地位只比下人略好,于是投向亭碧,不停向她示好,但亭碧却因与子安私通与胡坚感情破裂。亭嫣知再靠亭碧亦是无用,虽与亭碧仍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已明白到真正能靠的人就只有自己。亭嫣在彩蝶的安排下与致远相亲,亭嫣本认为副统领职位不高,不喜欢这头亲事,但与致远见面后发现对方一表人才,态度即立时转变,可惜致远心仪胜雪,直接拒绝了这头亲事。亭嫣目睹致远与胜雪在庭院内对话,使计试探致远所爱之人是否胜雪,结果不出所料,亭嫣于是仇视胜雪,连番暗算胜雪。亭嫣无意中发现亭碧仍与子安往来。亭嫣见子安有一定家财,相貌亦不差,起了抢夺子安之心。亭嫣假意关心亭碧,请缨帮亭碧及子安送信,以防胡坚发现二人私会,实际上却是利用送信的机会接近子安,乘机勾引。胡坚入狱之后,亭嫣与胡家众人断绝关系,与子安成亲,成为总商夫人。

窦雄--李国麟

性格:重情重义轻财帛,为兄弟朋友两胁插刀亦在所不惜;思想单纯,是非观念简单,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遭遇:窦雄年轻时与兄长窦猛合力经营窦家寨,因二人讲义气又照顾兄弟,深得寨内兄弟的爱戴,而窦家寨亦因众人协力成为两淮最大的私帮。然而好景不常,窦家寨最终被细作出卖,被官兵剿破。窦雄等无法逃过官兵的追捕,只好分道逃走。胜雪向窦雄指自己亦曾刺杀致远,惜致远原来是个高手,要求窦雄为众兄弟着想,不要令他们刚避过一劫又白白丧命。其后,胜雪与致远再度交往,窦雄大为不满,但胜雪不听他的劝告,坚持与致远一起。窦雄一怒出走,认为胜雪竟为爱情连父母之仇也不顾,觉得自己一向与胜雪讲信用道义是一件蠢事。

胡彩蝶--马蹄露

性格:典型三姑六婆性格,好讲是非,踩低别人抬高自己,狗眼看人低,尖酸苦薄,极尽刻薄之能事。

遭遇:彩蝶年轻时嫁予一姓钱的商人,原以为夫家小康,从此衣食无忧,却不料对方原来好赌成性,不但把家业败尽,更英年早逝,令彩蝶成为寡妇。彩蝶无儿无女,夫家又再无余产,只好返回娘家寄居。为了巩固自己在胡府的地位便讨好其兄长胡坚,胡坚亦当此亲妹是心腹,让其掌管胡府家务的权力。彩蝶明白权是虚幻,利才是实在,加上为人贪钱,常扭尽六寅谋财,先是与夫家的远房亲戚聂张氏合营五味酱油铺,以卖酱油为名,放数取利为实,又收买胜雪盐栈的朱掌柜,要他把盐栈的盐屑偷到五味酱油铺转卖,好降低制作酱油的成本。彩蝶为求赚取更多金钱,更偷拿胡家的贵价海味转售,却因此被胡坚以为她是偷取书房古董的家贼,惨成代罪羔羊。自此之后,胡坚把家务转交亭碧管理,彩蝶在胡府的地位大不如前,彩蝶只好前倨后恭,忍气吞声地讨好亭碧、亭嫣两姊妹,帮二人留难胜雪,以期能从中得到好处。

映月--张美妮

性格:精通琴棋书画,对精通文墨的人尤有好感;重情重义,心胸宽大,不念旧仇。

遭遇:映月本是富家女,因父亲生意失败,为救家人才卖身青楼。由于映月既有姿色,亦有才华,很快便成为青楼中的红牌。映月在诗词书画上与亭辉极为投契,觉亭辉乃一有才华之人,只是错生商家才会被父亲鄙视,养成反叛的性格,因此极欣赏亭辉,对他起了爱意,但亭辉只视映月为红颜知己,无意纳她为妾。映月自知身世,亦不敢向亭辉提出要求。时有一暗恋映月多时的丝绸商人表示想为映月赎身,映月知造对方对自己的情意,欣然应承,岂料亭辉却指自己亦有意纳映月为妾。映月以为终于守得云开,拒绝了丝绸商人的亲事,但原来亭辉只是一时好胜,并非真的想纳映月为妾,令映月白白错失了一段缘份。映月对亭辉既爱且恨,恨他坏了自己的前途,却又无法怪罪他。当映月知道胡家出事时,更为了亭辉拿出自己多年来所攒的私房,希望能为营救胡坚出狱尽一点心力。

胡亭碧--谭小环

性格:用情专一,本性善良,疼爱家人。

遭遇:曾被蔡子安利用,但是后来醒悟。

最终嫁给了姚大人。

《爱怎么说》

作曲叶肇中 填词张美贤 演唱:马浚伟&杨怡

形单只影 往事在回味

白雪让我渐分不清 那天与地

逝去了情感 从不应该记起

何事我 越拼命放低 更加每天想起

云在飞 陪同我在找你

沿途多变幻天气

我都向前行不退避

白雪再飞 毋忘我在等你

埋藏心里面太多 痛悲

要怎麽说起

曾经 退出 各自在逃避

但我 无以共她一起 却竟妒忌

若欠缺情感 人生会是无味

如没你 时间就致死

记忆尤像枯死

云在飞 陪同我在找你

沿途多变幻天气

我都向前行不退避

白雪再飞 毋忘我在等你

埋藏心里面太多 痛悲

要怎麽说起

云在飞 陪同我在找你

沿途多变幻天气

我都向前行不退避

白雪再飞 毋忘我在等你

埋藏心里面太多 痛悲

要怎麽说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