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月氏人

月氏人

《汉书西域传上》:"大月氏本行国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十余万……本居敦煌、祁连间,至冒顿单于攻破月氏……月氏乃远去,过大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都妫水北为王庭。其余子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说明月氏人是游牧民族,生产生活随草畜牧而转移。但在逃亡途中依然拥有王庭,说明其有一定程度的定居倾向。

在语言风俗上,《后汉书西羌传》记载:月氏"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所以月氏很可能是汉藏语系,风俗与古羌族,匈奴类似。

具体族源说法各异,尚待考证。

月氏的读音,众说纷纭。

有的读月氏(yue shi月是),有的读月氏(rou zhi肉支),有的读月氏(yue zhi月支)等,前后共有14种之多,但大都在学术界争论,惟有张西曼的"肉支"读法,影响最大,谬误最深。他是根据时代极晚的《金壶字考》的一条记载,说古体月(古肉字)形近月,是误将月念成月,恢复它本音应当念月(肉),也就念"肉支"了。

岑仲勉教授极力驳斥张氏"竟欲以后世版本偶然之错误,遽然推翻旧说,犹之用极少材料,图建新厦,未免希望太奢,自信过步。"岑说,六朝时月氏僧侣来华者甚多,他们都姓"支"(六朝时氏、支同音),取其国名中的支(即氏)作为"国籍"的标识,国家观念极强,人们将其出生国的月氏念成"肉支",他们不会无异议,然而未见有异议的记载。实际情况是:当时没有"肉支"的读法。月氏的读法比较准确的应该读月氏(月支)。

注《汉书》的颜师古说:"氏音支。"又说:"《山海经》作月支,支、氏通。"玄应《一切经音义四》说:"月支亦名月氏。"学者们在"氏"音上考证多,而"月"音无考证,是月字的读法无歧义,氏字的读法歧义大。这也是一证。故"月氏"应读"月氏(月支)"无疑。

月氏的名称,林林总总。

岑仲勉主张《穆天子传》中的"同崩邦"就是月氏,它的首领就是蒯(古蒯字)柏綮。

翦伯赞说《左传》中的"虞氏",《管子》中的"禺氏",(稽瑞引作"愚氏"何秋涛说《逸周书王会篇》中的"禺民"。

王国维说《穆天子传》中的"禺知"。

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中说的"月氏"。

近人还加上的"繇诸"、"析支"、"华胥"等等,除"崩邦"外,认为统统都是月氏一名的同音声转。

也有的学者不同意,以为不能"专靠对音来解决问题",应该另辟研究蹊径。究竟如何是好,还有待从多方面更深入地研究。对音亦不失为研究途径之一。不过,"虞氏"、"禺氏"、"禺知"等训为月氏,也逐渐为学术界所接受。

月氏的种族,五花八门。月氏人属何种族,早在18世纪中叶,居尼斯就认为是鞑靼族。嗣后,克拉普洛忒起初认为是藏族,不久,又改旧说,认为是日耳曼族的哥特人拉森认为是突厥族,日本的藤田与白鸟倾向此说。白鸟还补充说:大月氏(西迁后谓大月氏)在印度所铸货币,其王之面貌固不一律,但概括言之,鼻梁钩曲之处,类似闪( shen审)族。威尔斯认为大月氏与匈奴同种。梁启超认为是甘肃境内"一小蛮族",但未指明是何种小蛮族。杨建新认为是河西地区的"老住户","土生土长的古老民族。"

月氏的种族被说得如此五花八门,可见月氏人影响之大。它们究竟属何种族,还待继续深入研究,不过笔者认为它可能是东灰山人的后裔。它既具有本民族的特征,因与邻近民族长期相处,故也与别的民族有某些相似之处。《史记大宛列传》云:"行国也,随畜迁徙,与匈奴同俗。"《后汉书西羌传》云:"湟中月氏胡,其先大月氏之别也,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林干的《匈奴史》中考证,月氏人与乌孙也有相似之处。既似这个民族、那个民族,又不是这个民族、那个民族,正好说明它有本民族的特征。它就是月氏族。

月氏的由来,莫衷一是。梁启超、胡适、杨建新等主张本地"土著"说。何秋涛认为是北方民族,王国维发挥了何的观点,根据《穆天子传》记载,认为月氏人是秦汉时从雁门(今山西境内)西迁到河西来的。

孙智辉以为是从塔里木盆地西南角帕米尔(古葱岭)一带的游牧民族迁来的。他认为帕米尔一带是我国古民族的发源地,强盛后东迁、逐渐进入中原。月氏人就是东迁时留在河西的。

翦伯赞则认为月氏人是夏族的一个原始民族,是古羌族的一支,最早住在鄂尔多斯一带(今内蒙古伊克昭盟)。在史前时期,一支东徙中原,一部残留原处,一支西徙甘肃,还有一部分西徙到塔里木盆地。其春秋时叫"禺知",秦汉时叫月氏。公元前二世纪被匈奴击败,被迫西迁。

"月氏"是中国先秦时代的居民部落之一。

公元前5-前2世纪,游牧于河西走廊西部张掖至敦煌地区,实力强大,为匈奴劲敌。

公元前177年不久,月氏击破敦煌附近的一个小的游牧民族乌孙,杀其王难兜靡,夺其地。

公元前177-前176年间,匈奴冒顿单于遣右贤王大败月氏,后又派人杀其王。月氏族大多数率众西迁至伊犁河流域及伊塞克湖附近,原来居住在此地的塞人大部分被迫南迁至兴都库什山以南,成为大月氏。留在河西走廊的月氏人和祁连山间的羌族混合,成为小月氏

至公元前139-前129年间,乌孙难兜靡之子猎骄靡长大,为其父报仇,帅部种击大月氏,夺取伊犁河流域,大月氏再次被迫南迁,过大宛,定居于阿姆河北岸。

公元前一世纪初,大月氏征服了阿姆河以南的大夏。

至公元初,建立强大的贵霜帝国。月氏人的两次南迁对中亚地区影响极其深远。它造成了希腊化的巴科特里亚王国灭亡,促使塞种人入侵印度北部,引起张骞出使西域并且开辟了丝绸之路。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