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奄国

奄国

奄国,是商末周初山东曲阜之东的一个小国,其国都为山东曲阜。后为周成王所灭,据传其残部逃到江南,重新筑城,仍然称"奄"。应为子姓之国,为商之分支,故商王南庚、阳甲两代都奄。

周成王时,周公旦、姜太公平定了郯、奄十七国的叛乱,奄人被迫四散,有迁至山西太谷县的奄谷。有一支经奄中南逃至江苏常州奄城,后被吴国所并。另一支北绕渤海湾迁至辽宁盖州、盖平,而入盖马大山,到达朝鲜半岛,有的渡海而迁日本。奄国遗族主要是逃往南方。

奄国,是商末周初山东曲阜之东的一个小国,其国都为山东曲阜。后为周成王所灭,据传其残部逃到江南,重新筑城,仍然称“奄”。应为子姓之国,为商之分支,故商王南庚、阳甲两代都奄。

周成王时,周公旦、姜太公平定了郯、奄十七国的叛乱,奄人被迫四散,有迁至山西太谷县的奄谷。有一支经奄中南逃至江苏常州奄城,后被吴国所并。另一支北绕渤海湾迁至辽宁盖州、盖平,而入盖马大山,到达朝鲜半岛,有的渡海而迁日本。奄国遗族主要是逃往南方

奄是东方大国,是商王朝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根据古本《竹书纪年》:商王献庚、阳甲都曾建都于奄,然后盘庚才迁到今河南安阳的殷。奄之所以称为“商奄”,大概就是由于这个缘故。据《左传》:周初封鲁,“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于少之虚”,杜预注:“商奄,国名也。少之虚,曲阜也。”传统上认为奄国即在今山东曲阜。不过奄的国境范围肯定要大得多,有学者主张奄相当周朝鲁国,同奄一起反周的蒲姑相当周朝的齐国,可能是差不多的。

公元前1066年周公在平定武庚管叔蔡叔的叛乱之后,便挥师东进,继续攻打东方叛乱各国。他采纳了辛公甲“大难攻,小易服,不如服众小以劫大”(《韩非子说林上》)的建议,先攻淮、泗间九夷诸小国。周军克服地势低洼、河湖众多,兵马水土不服,行动不便的困难,连续作战,终于征服九夷熊盈族17国。接着,周军北上攻打奄国(今山东曲阜旧城东)。周军占领奄国西、南两边邻国。奄国势孤,国君被迫投降。以后丰(今山东青州市西北)、蒲姑(又作薄姑,今山东博兴东南)等国也相继投降。周公东征胜利结束。封周公长子伯禽以奄国旧地,成立鲁国,赐殷民六族。

相传奄国被周成王所灭后,君王带领残部从山东辗转逃到江南今淹城,在这里凿河为堑,堆土为城,仍称。因为古代三点水的“淹”字与没有三点水的“奄”字通用,遂有淹城之名。

奄的名义,有认为是大龟的合文。如李白凤说:我们从二里岗出土先殷铜上发现了一个“黾族图腾”,可以推想是东夷势力延伸的证据。并引证了许多黾纹图案后,作出结论说:“总之,验诸古陶、古铜象字的‘黾’乃是东夷中的一族,其分支‘奄’、‘邾’、‘郯’都是同姓中‘小宗’”。⑨其实东夷从来用黾为图腾者,大黾为天鼋,乃黄帝轩辕氏的支族。且邾是以蜘蛛为图腾,邾族乃黄帝之裔“祝融八姓”的一支曹姓支裔。⑩郯国乃是以赢姓支族,以篝火引鸟之意。

有根据金文“叔龟”合文八种款式,虽大同小异,另有单体作“龟”称名者,如甘肃灵台县出土的青铜器《父龟丁爵》等,李孝定认为“叔龟”当是人名。于省吾释天黾合文乃商人图腾之一。据此,常兴照、张光明便认为‘大龟’合文乃“鼋”之形意字,从大从龟,读为鼋,又衍转为奄。”又说:奄字本应是“大龟”合文的变体字,其从大为本形,从申,从申则为龟转。鼋、奄古音可通。因为“大龟”即鼋字,奄字的读音亦当从鼋字通变而来。但是,几乎所有的青铜器龟纹、大黾纹与龟鱼形,皆出土于陕甘一带,却在奄国长期居住的山东没有发现,而奄国也在周武王以前从未到过陕甘,那么,龟纹、天鼋纹、大龟纹也不可能为奄旋的图腾。

按奄字的解释,《说文解字》:“覆也,大有馀也。从大从申,会意。申展也。”《尔雅释言》:“蒙荒,奄也。”郝懿行《义疏》:《诗》奄有下国。奄有龟蒙。笺并以为覆。通作。《说文》:,一曰覆也。又通作。下文云:,盖也。盖亦覆。故《广雅》云:,覆也。又通作掩。《文选怀旧赋》注引《埤苍》曰:掩,覆也。《方言》云:掩,也。覆盖之意矣。则奄即掩、、掩,释为覆盖之义,故古文奄、盖通用。周公“诛纣伐奄”,在《韩非子说林上》则谓“商奄”为“商盖”,云:“周公”将攻商盖。辛公甲曰:‘大难攻,小易服。不如服众小以大。’乃攻九夷而商盖服矣。”《墨子》“东处于商盖。”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谓“盖即奄也。”丁山谓“孟子尝称齐有‘盖大夫’,又称陈仲子兄戴‘盖禄万种’。此盖当即《左传》所谓中。”《淮南子修务训》:“知不足以奄之。”注:“奄,盖之也。”又作同解,如《书大禹谟》:“奄有四海。”传:“奄,同也。”蔡传:“奄,尽也。”《诗周颂执竞》:“奄有四方。”传:“奄,同也。”《诗大雅韩奕》:“奄受北国。”高田忠周曰:“刘心源云:旧释作申以大为羡文,此字从古文申从大,实奄之变。而谓以为祀,亦非。又或云:《周礼序官奄人》注:精气闭藏者,今谓之官人。又《晋语》:‘令奄楚剌重耳’。注:‘士也。’此义即可解铭意矣。俺,大也,从人从奄。奄俺同字,大为大人,从大又从人,为重复者,亦犹夸侉当为同字矣。奄本义为人长大也。转为姿容闲雅缓绰有馀裕义。又为凡大义,故又复转为覆也。或云:训覆义者假借为,亦通。”按奄似为以双层茅草覆盖大鼎之状,衍变为大,为掩盖。又似两以手执曲棍以搅动大鼎中的煮物,作到均匀搅拌熟秀。商人能铸大鼎,如司母戊大鼎,这种大鼎,极难作盖,大盖亦难于揭开,故需用双重茅草(可能是香茅)编成盖垫掩盖,以免煮烹的食物香气散失,而且又易煮熟。今酱园制酱和腌菜的大缸上是用竹蔑或芦苇编成的尖顶大缸盖盖着,即似古奄字,而奄人善腌菜,故以腌名称腌菜。俺。而称我们为“俺们”。至今在奄国故地的山东人及北方人都叫我为“俺”,我们为“俺们”,即来自于古奄人的自称的。

由于奄人位于山东半岛,以鸟为图腾,如商人以燕子为图腾一样,奄人则以鹌鹑为图腾。《春秋运斗枢》云:立春雨水,鹑鹌鸣,是矣。鹌与鹑,两物也,形状相似,俱黑色,但无斑者为鹌也。今人总以鹌鹑名之。按《夏小正》云:三月由鼠化为,八月化为田鼠。注云:鹌也。

按鹑、鹌原为二种相似的不能飞翔的鸟类,因相似而常杂居在草丛中,故今鹑鹌合称,有饲养为珍肴者,或养以斗鹑鹌为戏。鹌肉主治诸疮阴素,去热,是一种补品。山东古代盛放鹌,故奄人以之为图腾,也是很自然的事。由奄衍行为咽,《释名释饮食》:饮,奄也。以口奄而引咽之也。又与淹通,《诗鲁颂宫》“奄有龟蒙。”《说文人部》、《系传》引奄作俺。又与掩通,《诗大雅韩奕》“奄受北国。”《诗经考文》:“古本奄作掩”。《礼记月令》“其器闳以奄。”《唐石经》奄作掩。《左传》襄公二十五年“楚为掩”。《国语吴语》“今君掩王东海。”《左传》哀公十三年孔疏、《文选》王仲宣《赠文叔良诗》李注并引掩作奄。《史记封禅书》“则方土皆奄口。”《汉书郊祀志》奄作掩。《淮南子淑真》“其兄掩户而入觇之。”高注:“掩读曰奄。”《隶释》三《严诉碑》”何亿掩忽摧藏。”又九《郭仲奇碑》“掩忽祖亡。”洪适皆释以掩为奄。

由于周灭奄,俘奄人之强壮男子,去其睾丸,不令生育,用作奴隶以侍侯主人,故叫阉人,故奄又通阉。《礼记月令》“命奄尹。”《后汉书宦者传》引奄作阉。《吕氏春秋仲冬纪》同。《国语晋语二》“公令阉楚剌重耳。”《补音》阉作奄。宋庠本同。

奄人被阉后,集中居于集体宿舍中,周代即设奄尹以管理之,其居处叫庵,即。《隶释》八《衡方碑》“庵离寝疾。”洪适释以庵为奄。《汉书司马相如传》作奄。

因奄或被汶、泗水所灌淹而灭亡,故奄通淹。《汉书礼乐志》“神奄留临须摇。”颜注:“奄读曰淹。”《隶释》八《夏承碑》“淹疾卒官。”洪适释以淹为奄。

奄人拜日,故奄通。《荀子儒效》“则然若合符节。”《韩诗外传》五:作奄。《隶释》六《武斑碑》“忽祖逝。”洪适释以为奄。

因奄为大盖覆之义,故与算通。《诗复颂宫》“奄有龟蒙。”《尔雅释言》郭住引奄作。《礼器月令》“其器闳以奄。”《吕氏春秋孟冬纪》及《仲冬纪》皆奄作。《释文》:“,古奄字。”《史记封禅书集解》韦昭引作奄。《尔雅释鱼》“龟……前诸果。”《释文》:“,古奄字。”

奄又与通,以手覆盖之意,《公羊传》哀公四年“其上而柴其下。”《周礼地官媒氏》郑注、《春官丧祝》郑注、《白虎通社稷》引作奄。

奄加革为,车具也。奄加月为腌,腌肉也。奄加酉为腌,腌菜也。奄加网为罨,捕鱼器也。奄加衣为,短衣曲领也。奄加黑为,青黑色也。奄加女为,加言为,女人挑唆诬诽也。奄加香为,香气远溢也。奄加目为,以手遮目以视烈日也。奄加邑为,奄人之城邑也。奄加山为崦,奄人之神山也。当与奄人之习俗文化有关,而衍生出许多词义来。所以又衍出奄息、奄冉、奄然、奄忽、奄到、奄留、奄迟、奄观、奄蔼、奄、奄奠、奄征、奄有、奄莫、奄弃、奄兜、奄受等词语。

奄人的四散迁徙,乃因奄、徐十七国与武庚联合反周,而招致周公旦、伯禽父子和姜太公东征后而被灭亡。《诗风破斧》:“周公东征,四国是皇。”传:“四国:管、蔡、商、奄也。”把奄列为十七国的领袖地位,可见其国势之强大。《逸周书作雒解》:“周公立相天子,三叔及殷、东徐、奄,及熊盈以略。凡所征熊盈族十有七国,俘维九邑。俘殷献民,迁于九毕。”是四国不专指管、蔡、商、奄之明证。

陈鱼《诗毛氏传疏》云“:案当时叛者不止四国。《书序》‘成王伐淮夷,遂践奄。’《地理志》‘周成王时薄姑氏与四国共作乱,成王灭之。’《吕览察微篇》‘尚有管叔、蔡叔之事,与八国不听之谋。’王引之《尚书述闻》大传释:东征亦以管、蔡、商、奄言之。与《毛传》正合也。”是四国和八夷、十七国中,奄国是其发动叛乱中的主要发起者之一。陈奇猷《吕氏春秋校释》以《史记周本纪》“周公东伐淮夷,践奄。”则所谓八国,见于载籍者,有蒲姑、商、奄、盖、九、夷、淮夷六国。但也应有徐夷、郯、京、索等国在内。《孟子滕文公下》:“周公……伐奄三年讨其君。”《尚书大传》:“禄父及三监叛也。周公……杀禄父,遂践奄。践之云者,谓杀其身,执其家,诸其宫”。还阉其强壮的男子。

鲁公伯禽灭奄后,即由河南鲁山的封邑东移于奄,以便与姜太公镇守蒲姑成犄角之势,紧紧控制住十七国中最大的奄、蒲姑两国。奄人便一部分向东迁徙,中,在今益都县市南。而将一部分奄赐给姜太公,带到蒲姑旧城去建城,这便是《书序》所云“将迁其君于蒲姑”。一部分北迁至萃县山,《山东通志》便以山为奄所迁。而李白凤则谓“奄在益都、莱芜”之间。从曲阜的鲁都城内商奄遗民所建的毫社来看,奄实为子姓,并非嬴姓

奄国遗族主要是逃往南方,在江苏常州市东南三十里有淹城。《越绝市吴地传》云:“毗陵县南城,故古淹君地也。东南大冢,淹君子女冢也。去县十八里,吴所葬。”张宗祥校:“‘淹’,当作‘奄’。‘奄’,古东诸侯。”顾颉刚指出:“按看上节鲁地有淹中,知道‘淹’和‘奄’可通,不需改字。我们对这节文字应说明的倒是‘吴所葬’一语。这文既经指出了这城是淹君的,这冢是淹君子女的,那么这里的遗迹当然都是南迁的奄人所留,和吴根本不发生关系。所以说为‘吴所葬’,即缘作者对于历史事实的模糊,他不知道奄和吴族类有别,时代也不同,以致错误地认为淹君是吴人。然而就在这段文字上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启发,知道江南有奄。”

《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五常州府:淹城在府东南三十里,其城二重,濠堑深阔,周广十五里。”陈志良《奄城访古记》云:“今常州城南二十里许有奄城遗址,亦作‘淹城’。……遗址外观,高出地面丈许。城有三道:外块(原注:俗称外罗城)、内城(原注:俗称里罗城)、子城(原注:俗称紫禁城)。城用黄土筑成,未见版筑之迹。外城,内城各有河绕之,不相通流,深丈许,宽十一、二丈。三城出入口祗一道:外城在正西,内城在西南,了城在正南。全成直径一里半;外城周六里,内城周三里,子城周里许。外城高于城外之农田;内城高于外城;子城更高于内城。子城、内城间有土冈一道,由东向西,名跑马冈,传为淹君驰马处。外城西南部有土墩三,黄土筑成,高四丈余,在南者名头墩,在西高者名肚脐墩,在西者名脚墩,即《越绝书》所称之‘淹君子女冢’也。……遗址内最多者为有几何形花纹之片,……发现地点多在河滩。……淹城当为古代奄城南迁后的居留地。……汉代又在淹城故址扩而充之,设立毗陵县。”

按周公伐奄,直把奄人从今山东曲阜县赶到了江苏常州市,可以想见当时全力穷追的情状。这个奄城遗址,规模如此阔大,又可以想见奄国人数的众多,力量的雄厚,虽武力已失败而仍有建设国家的能力。他们原居于殷的旧都,文化颇高,其向南迁徙,在一定程度上必然为后起的吴国文化打下了基础。《吕氏春秋古乐》:“成王立,殷民反,王命周王践伐之。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遂以师逐之,至于江南。”按这段记载中的“商人”和“东夷”即指奄、徐、淮夷诸国。他们在这次反抗斗争中曾经使用象阵作战,吕氏说他们“为虐”,表现出战事的剧烈情况。周人为了斩草除根计,把他们赶到长江以南才罢休。

奄人自曲阜节节退避到常州,是与徐夷、淮夷、群舒、桐一同先迁到淮水北部,后又移入南部,再过江迁到常州,时间当在周昭王、穆王之时,因这二王连续征伐淮夷、徐夷,才迫使奄过江避难的。而吴泰伯、仲雍初立国在陕西陇县之吴岳,周武王时,又东迁于湖北荆蛮之地,到仲雍曾孙周章才迁至无锡市梅里。周章十四代孙寿梦时,才灭奄称吴王。

在常州东面东海的东边有琉球群岛中,有一大岛叫奄美人岛,恐也与吴灭南奄后,南奄人东渡海逃迁于此而得名。奄人有一部分绕道黄河北岸西迁的,可能由萃县西入山西太谷县奄谷。《清一统志》卷九十六太原府:奄谷,在太谷县东南十五里,长四十里。东崖石壁有佛像,俗名千佛崖。”《淮南子坠形训):“正西州曰并土。”并土即指并州的土地,并州乃至今之山西。并州又叫州,正因奄人有迁于此者,即太谷县之奄谷。

《姓氏录源》运氏:《姓苑》云:运,人姓。《路史》云:鲁后有运氏。澍按:京相云:今东郡廪丘东故城即郓城也,是运与郓同以邑为氏。

按:运名义,乃用有幕盖的车运输货物者。周公旦、姜太公灭商、奄,以商人、奄人作搬运货物这奴隶,奄人赶着货车,于是叫运人,故奄之族既为子姓,而其分支运人亦为子姓,不是嬴姓。其地在今山东郓城县东十六里,隋置郓州。运地春秋时入于鲁,成为鲁米邑。而运人有一支西迁山西运城市。今山西芮城县有27人,襄汾县有14人,怀仁,垣曲、浦县各一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