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丁澎

丁澎

丁澎(1622~1686)字飞涛,号药园,仁和(今浙江省杭州市)人,清初著名回族诗人。其祖父丁鹤年是明朝(1368~1644)著名诗人。与同乡吴百朋、陆圻、紫绍炳、陈廷会、孙治、沈谦、毛先舒、虞黄吴、张纲孙合称为"西岸十子"、"西泠十子"。

丁澎少有隽才,与仲弟景鸿、季弟潆均以诗风言近诣远、语有尽而意无穷而名世,时人称为"三丁"。吴伟业赠诗有"兄弟文章入选楼"之句。丁澎《白燕诗》传流吴下时,人们争相传抄,书之衫袖。婺州名士吴之器亦赠诗说:"恨无十五双鬟女,教唱君家白燕楼。"

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官刑部广东司主事,遇册立东宫典礼,改调礼部主客司,担任朝廷礼部主客司职务的期间,经常与信仰伊斯兰教的各国使节交往,国外的贡使,以紫貂、银鼠、美玉、犀象等珍品从吏人易其诗以归。通过与各国使节交流,深入了解了伊斯兰地区的风土人情,从而对伊斯兰教以及各派的渊源有了很多了解。在这种基础上,撰写了著名的《天方圣教序》和《真教寺碑记》。在著作中认为:伊斯兰教是在儒、佛、道三种宗教之前的最纯粹的宗教,该教的教义也是最清楚而真实的。并且认为,伊斯兰教的教义其实与儒家思想是互相融合的。所作《白燕楼诗》,流传吴下。

顺治十四年(1657)奉命典试河南副考官。典试河南时,科场案起,以违犯试场规例被劾,东谪戍奉天靖安(今吉林省洮安县)5年,生活十分困苦,养牛,与牧人同卧起。塞上苦寒,秋季刚到,山林往往就被雨雪覆盖,河水封冻,每因此而无水汲,无柴烧,以至几日不得炊,将生米和着雪水吞咽。在靖安迁居5次,家日贫而诗日富。顺治十九年(1662年)始获归。

康熙九年(1670)在礼部祠祭司为郎中,升仪制司员外郎。暇日与宋琬、施闰章、张谯明、周茂原、严沆、赵锦帆、陈祥明唱酬日下,因又称"燕台七子"。晚年回到家乡。康熙二十二年(1683)参加了浙江省地方志的修辑工作。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在仁和病卒,终年64岁。

早在他担任朝廷职务的期间,就经常与信仰伊斯兰教的各国使节交往。通过与他们的交流,深入了解了伊斯兰地区的风土人情,从而对伊斯兰教以及各派的渊源有了很多了解。在这种基础上,丁澎撰写了著名的《天方圣教序》和《真教寺碑记》。

他在著作中认为,伊斯兰教是在儒、佛、道三种宗教之前的最纯粹的宗教,该教的教义也是最清楚而真实的;并且认为,伊斯兰教的教义其实与儒家思想是互相融合的。

著有《天方圣教序》、《真教寺碑记》、《扶荔堂集》、《信美轩诗集》、《药园集》等传世。

清林璐《岁寒堂存稿》卷三

丁药园先生。名澎,杭之仁和人也。世奉天方教。戒饮酒。而药园顾嗜酒,饮至一石,貌益庄,言愈谨,人咸异之,诗、赋、古文辞,自少年未达时,即名播江左、其后,仲弟景鸿、季弟襟,皆以诗名,世目之曰。 "三丁"。

至香区艳句泅方闺秀尤喜诵药园诗。家有揽云楼,三丁读书处也,客乍登楼。药园伏案上,疑昼寝。迫而视之。方观书,月去纸才一寸。骤昂首,又不辨某某。客嘲之曰:"卿去丁仪凡几辈?"药园戏持杖逐客,客匿屏后。误逐其仆,药园妇闻之大笑。一夕娶小妇,药园逼视光丽,心喜甚,出与客赋定情诗。夜半披帷,芗泽袭人。小妇年无语,洁旦视之,囊下婢也。知为妇所给,药园又大笑。

延陵大姓,遣一姬能诗,久诵药园诗,誓曰。"主人今吾自择配,愿得如丁君足矣。"阳羡吴参军,与丁世讲也,诡以药园意,请约姬,姬许之。丁有待儿,小字冬青,主沉善鼓琴,主妇不悦,将造府吏;纳千金聘之。世方企羡两女子已得所。久之,延陵姬登舟,泣曰:"吾旦夕冀事丁郎,为幕府给入掖庭,缘已矣!"方扣舷堕水,冬青忽至,延陵姬道故,冬青亦泣曰:"吾故主人翁。"相对泣不知。护骑以告,药园废寝食者累月。

然药园数得孺子妾,犹秧望主妇贤,家人多不值丁君。药国居法曹,无事。日作诗,与宋观察荔棠。施大参愚山、严黄门灏亭称"燕台七子"。诗名满京师。"吏人窃其牍,换鹅灸,灶下养思染指,不获,明日 讼于庭,药园复赐吏人鹅灸。时药园官京师,犹守天方教。同官故以猪肝一片置匕署。药园短视,吏人以告获免。

上方册立西宫,念无姻典礼者,调入东省兼主客。主客,即古典属国也。重使至译,问主客为谁?廉知公,持紫貂、银鼠、美玉、象犀,从吏人易公诗归国,长安缙绅以为荣。

晨入东省,侍郎李公爽棠从东出,药园从中入,瞠目相视。侍郎遣骏卒问讯,药园趋谢,侍郎笑日:"是公耶?吾知公短视。奚谢为!"药园退而笑回:"吾短视与诗名等"

滴居东,崎岖三千里,邮亭驿壁,读迁客诗,大喜。孺子妾问曰:"得非闻赐环诏耶?"药园曰:"上 圣明。赐我游汤沐邑。出关迁客皆才子,此行不患无友"久之,粮尽.馁而啼,孺子妾慰劳曰:"卿有 友。,必箪食迎着。"药园笑曰:"恐如卿言,当先以酒疗吾渴。"

初至靖安。卜筑东冈厂躬自饭牛,与牧竖同卧起然暇辄为诗,诗益温厚,无迁滴态。国子藩公闻其名, 欲枉见药园,迟不往。一日乘牛车入城,药园车执 《周易》,骤遇藩公节,低头读《易》不及避。藩公归,语陆子渊曰:"吾今日得遇药园先生矣!"子渊间故。藩公曰。"此间安有车上读书,傲然不顾着此人者乎?必药园无疑也。嗣此西园飞盖,必延药园饮酒赋诗,礼为上客。

然药园困甚。塞上风刺入骨,秋即雨雪,山川林木尽自。河冰合、尝不得汲。樵苏不至,五日不晕。取 芦、栗。小米,和雪吃之人然孺子妾辄生子。当尔时。坐茅屋下,日照户如握淳酒。然畏风不能视日。日哺, 山鬼夜啼,饥鼯声咽。忽闻叩门客,翩然有喜。从隙中 窥之,虎方以尾击户,药园危坐自若。

居东凡五迁。家日贫,诗曰富。登临眺览,供其笔墨。作《归思轩记》以寓意。友人林璐之曰:"卿归矣!爱者,邯郸道上吕仙祠,即卢生受枕处也。仕宦过者,疾驱去以避不详。卿衔命过其下,停车徐步入。道人方坐蒲团不起。卿异之,索笔题壁曰:'向翁名取还乡梦,留得凌云化鸽飞'之句,得非诗评乎?"贻书报药园,惆然悟。又一年始归,果如林生育。

张山来日:"叙琐屑事,须眉活现,是颊上添毫手也。"

见张潮,山来氏撰《虞初新志》卷四,康熙二十二年本

《扶荔词》序沈荃

夫辞赋之作,体有雅怨,声有愉苦,此情之正者也。然有从雅而得怨,从愉而得苦者,此时之变者也。夫时变矣,而情或与之偕移,则必有瞧戾之音与幼沙之响,或亢、或坠、或浮、或沉,此虽情之变,亦变之正者也。

药园丁子,天下才也,自其少时,能妙夭下。往在长安,官礼曹,与余等论诗,其声崇站清越,如金钟大镛,此之谓夏声矣!居无何,有忠州之贬,抓海。望长白山,其声激昂凄怆,流连苏李,此已变矣!既人玉关,复仰瞻宫阕, 与故交夙契魏缟带,置酒概欢若平生。辄发而为小词,如龙田淮海。缠绵婉恻,清绮桑膳。似一变矣!或曰。是诚丽矣!美矣!将毋失之弱伤于库。余曰:不然。《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岿回非情之变,变而正者乎!渊明闲情每反覆于五愿,乎于道术或郁陶乎四愁。托美人于君王,比琅环为君子,义焉知不以怨为雅、日苦为输、以变为正者乎!

夫丁子,天下才也!忠君爱国之诚与夫慕友悦群之概。其为缠绵婉恻,清绮柔猎,实有不能自已者。一旦天于思贾生,对宣室。出入承明著作之廷,向之所称金钟大镛,铿然自在,又何疑其为正为变之不论也哉! 康熙辛亥九月年家同学弟沈茎顿首题 。

见丁澎《扶荔词》,百家词抄初集本。清康熙五十五年刊本

《扶荔词集》序梁清标

往壬午岁,飞涛了子,举于南,余举于北。当时即闻了子负隽才,名噪海内。及乙未,丁子成进士,官仪部,又得读其诗,组织三唐,讥讽乎大雅之音,上追高厚生为基,时时以固本为念。毋务于速成,毋怠于持久。将见资富能训,化美俗醇,唐虞三代之风,不难再见于今日。固臣之愿也,社稷之福也,万世人民之庆也"时翰林、科道轮日奏陈经史,公于经首以《易益鬟传损上益下》之说进,谓:"务鸠敛以裕路模之积者。匹夫之富也;条宽息以成盈宁之象者,天子之富也。损下益上,上固益矣,卦不名益而名损,则知下损上亦损矣。损上益下,上固损矣,卦不名损而名益,则知下益上亦益矣。"又以《系辞传释大有上九》之辞进,谓: "人君庆赏刑威一一合诸天道,则君也,而天矣。出身加民-一季于盼则元后也,而父母矣。天人昭融,则天佑之也因宜。聪曰:"履明当践其实也;"顺口水'思明当反其衷也。 以尚贤所以质之,简在之巨而为信顺之助也。当大有之世治进升乎二宜着可以少慰,而犹做必兢兢。若是可知,有大者不可以盈,而获福者必有所有。"又以《系辞传释否九五》之赔,谓:"当天下未安,而求其安,其精神之奋发也,恒易。天棚安,"。而思其长安。其志气之操持也,恒难、故圣人于瘫谆以不忘致戒也。夫不忘岂但虚索诸念虑而眠,必也有其实焉。敬以作所,则其神常清,谦以受益,则其气常敛。无众寡而告可以胜子,则无可忽之人类;无大柳皆凛于冰渊,则无可忽之事矣"又以、《谦彖传》之辞岑,下亦不失为钱刘,乃知了于风雅正宗,养冕词场有由然也!数思与之把臂扬挖。一尽其蕴。

无何丁子有塞外之行,谋面不果,心仪而神企之者十余年于兹矣!比闻入关,余亦归里,今年过恒山,晤余田间,执手相劳苦,见其人雅度冲襟,赡然自远,宜其吐词抒采,春容温粹,婉约而多风也。从之索新篇,则又知方肆力于词学,撰著盈帜,出以示余,流览再四,骏骏乎踞南唐北宋之室。倚钦盛哉!益叹丁子之才,如万蚪之舟,而又服其道气湛深,有大过人者。不独为词人城也。昔人穷愁著书,如三间之骚,龙门之史,皆以牢落辍生之感。发为奇崛幽妙之辞,然伤于恢矣!了子处忧患。穷关塞,身历险城,备极艰瘁,忧能伤人,意期保无聊当向如者?而其气愈益和,神愈益王,所著日益富、亦日益工。酒酣耳热,谈艺文,娓娓忘倦,不及世事。观集中之词,流丽隽永,一往情深,所谓言近指远,语有尽而意无穷者。令人讽咏之余,穆然以思式歌且舞,至其写闺房之委曲,摹旅况之萧森,畅叙搏奋,流连赠答,事存手间巷妇于之微,而情系乎君臣友朋之大,寄寓阔而托兴婉,抑何其乐而不淫,怨而不怒耶三是丁子风雅之一变而不失古人温厚和平之旨月。 于道者,乌足以语此?

观丁子之所遭如彼,其所造如此。较昔之穷愁所著。抑又远矣!余固陋失学,坐井窥管,何足以尽之?聊缀数言简末。使海内读斯集者,知丁子以词名家,而又不徒以词见长,则庶几乎。娜成串冬日,年弟梁清标序。

见丁澎《扶荔词集》卷首,百家词抄初集本清康熙五十五年刊本

《扶荔词记》宗元鼎

康熙庚戌春。余读书于范城道院,评阅丁药园仪部《扶荔词》三卷,曰:"美哉斯词,皮不愧拉荔之名乎! 夫扶荔,汉潮官也,在挪触。双武既破,南越,毗油以植所得之奇略本。宫中有甘蕉十二本,留农种本。佳百本。蜜香。指甲花百本。龙眼荔枝洲、橄榄一千岁子。甘橘细余本。是宫中所植不独市貌,而它名;"扶荔旮,岂非以荔枝又独异乎群芳乎?夫百物皆足用也。而必以稀者服,是以胜鲤,切如蝉翼,未尝不美。而进以山湖翠之组则近芳不更射越乎?纤搞文罗飘着云烟,未尝不适,而进以蜀吴窗鸿之章,则流光不更驰耀乎?

故读仪部《琐窗寒东风词》;"入柳非烟,弄花无影,断规处了"《声滩一秋夜词》 敝得我:恁憔悴,自己镜中难识除,着枕把 泪儿捏住,怎得柳初,新词。最惜纤腰如楚,恐难禁翻桥人去,及早和他同倚,俏销魂夕阳飞级。《瓜茉莉闺怨词》:"含糊过,翻恨成悲。细看去,都是泪被风吹。直向海天云底也,知到他那里。"《看曹忆旧词》:"心头念着小子千回,忍将伊咒。"《品令.幽怀词》:"九十春光。添作百分愤摔。不如除却今番慢把相思再理。"《凤衔杯呼恨词》。"将坎泪双绢,断肠一纸,交伊看,怎推得无人见。"《临江仙春睡词》:"柳精花醉,唤不趔洲啼。画梁疫队。,依依怪他熟于故双秘奇湖钩暗下,赚得个扑寥飞.

是愈出愈妍。后人驾前人之上,真可谓山间明月"凤管秋声'凄楚回环,伤椰风其鹏间堂,唐来诸邂人。不啻奴卢桥而婶黄机舆蒲有该采曾透此我徽华杯咖本,得赔据菜为名湖和天宝。纪本做红尘一脸也以此概欢慢,执红洲 雕栏,作文声。一个金定其俄。獭管锄顺拥当年个始取广陵来充鼎购撰。

见丁澎《扶荔词》百家词抄初机本,清康熙五十五年刊本

《扶荔堂跋》丁辰盘(其子)

顺治丁酉,奉命典试中州,七时得.士之鳅未有,天下所共奶妈烟泥掴例,将榜首数卷 故字。致于超额搞成奉天 翩之浚,技球力于文章。间发为诗歌。昔韩昌黎谓柳子厚斥不久。穷不极。其文学词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先大夫得毋类是乎?及后赐环归里,纂修《浙江省志》,复遍游天下名山大川,著作日富。幸及门李相国容斋、许部宪西山、常通政百于、吕掌科动千、杜栓部元冲、王郡守夙夜、裴司空九章、李文衡洪范诸先生,皆中州当今贤者,痛念师傅因公受累,各出冰棒,将是集遂选授梓。虽未全登梨枣,而先大夫平昔惨据经营之笔.已约略过半。大抵颂圣明而不忘忠规,感时遇而不伤摇落,造声调无香老之习,出幽峭无寒俭之容。燕台、西冷诸君于评之详矣,予小子何康再赘一辞,独念先大夫以淹雅博通之才,不得追随从诗兰台石室间闭毫染翰,湖丝纶,修规乐。乃以微疵腿。一蹑不起,弹生平国领之四就制作之巨手,不能尽展,送贺志以殁,良可悲矣厂房可惜矣。

嗟乎先大夫弃世达路十有余载,老朋递"手泽犹存。每当风雨寒宵。伏玩,伤部 无期,叹父 书之徒读、未尝不掩卷秋放,泣尽而继之测也厂 冀通门长者世讲高朋,矜怜其孤陋厂进而教能。使稍有树立勿坠前徽。一着朱文季卜厚恤友人触予张培既立之后,汉史艳称之。此宛洛铁事。其高风再见于今日矣。笔随泪落多不知所云"。

康熙丙申三月朔日,不学男辰雄拜敬识。

见丁澎《扶荔或文集》,清康熙面十还年刊本.

【度岭见长城】

岭坂风回树郁盘,长城如带雾中看。

随阳雁断天疑尽,背日风高夏若寒。

沧海不沉秦女石,浮云欲动楚臣冠。

伊州一曲先挥泪,况是亲经行路难。

【听石城寇白弦索歌】

绿腰软舞银甲红,金丝琼柱相磨珑。出破入破少婵媛,大遍小遍无雷同。

此曲传言玉宸殿,回波簇拍纷难见。铮铮细作金铁呜,丝丝散乱如飞霞。

翻声息变凉州彻,前若惊鸿后啼鸣。罗袜偷弹塞上尘,绿鬟犹裹沙场雪。

十载关山得此声,迁客愁闻泪呜咽。曲终酒闹钟漏稀,寒风白月吹满衣。

【长相思采花】

郎采花,妾采花,郎指阶前姊妹花,道依强是他。红薇花、白薇花,一树开来两样花,劝郎莫做他。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