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离别曲

离别曲

肖邦19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位华沙音乐学院的女性同学葛拉柯芙丝卡,她是一位亭亭玉立,有声乐方面天赋的美丽姑娘。

《离别曲》是一段用深情谱就的凄美乐章,这是张小娴笔下最动听的爱情

一次钢琴比赛的胜负,让他们从此分隔天涯。多年之后的重逢,唤起记忆中始终回响的那支乐曲。他多么想在她生活的乐章里有一个永恒的位置,然而去爱,本就是一件百般艰难的事。动荡不安的爱情里,他奏出了最响亮的音符,每一个都诉说着对她的深情。

这场青春的祭祀里,有执着,有盲目,有自由,有束缚,一曲终了,你是否也明白了爱情是人生最荒凉的期待与渴求。

张小娴,英文名Amy Cheung Siu Han,1967年7月出生,祖籍广东开平,毕业于香港浸会学院传理系。曾任职电视台编剧及行政人员,亦曾编写电影剧本。香港著名言情小说家,95年推出第一部长篇小说《面包树上的女人》而走红文坛,是继亦舒之后,香港受欢迎的言情小说家。

肖邦因为从小就很胆小,始终不敢向她倾吐爱意。当他决定远离祖国前往巴黎时,在葛拉柯芙斯卡的面前,弹奏了这首缠绵、幽怨的钢琴曲,向这位美丽少女告别。曲中那段充满爱慕、悲戚而且非常美丽的主题,肖邦自己也曾坦白:"像这样优美的旋律,以前我从来都没有写过,恐怕以后也不会这样了。"

此曲用E大调2/4拍子的三段体(A-B-A) 作成。第一段共21小节,可分两段。 在切分音的低音上,高音部弹出复音旋律,以"弹性速度"( Rubato不受节拍约束,可以任意加快和减慢的奏法) 的分句法演奏。中段指示为"生气勃勃地",连续着活力充沛的乐句。第三段为第一段的反复。

这是肖邦的钢琴曲中,最为人熟知的名曲之一。尤以第一段的主旋律最为优美,常编写成合唱曲,广被演唱。钢琴的演奏,第一段常被人误认为相当简单,其实适得其反,要把歌谣风细腻的音质表现出来,非优秀的钢琴家莫办,否则难以表达出其美境。而且中断的上与下行和弦,也是出人想像的艰难。这首练习曲"别离曲",真是优美的使人为之神迷。从技术上来看,也是最洗炼的作品。

这首曲子是一首用于练习旋律的乐曲,以《离别曲》而著名。据说有一次,肖邦听完他的一个学生弹奏的这首曲子,曾无限感慨地叹惜到:" 啊! 我的祖国! "可见乐曲的旋律中的确融入了作者的思乡之情。

此曲流传很广,曾被后人改编为管弦乐曲和现代轻音乐(改名为"我的心中响起一支歌") 乐曲为不太慢的缓板,。第一段的旋律极为优美,恰似波兰民间乐器--风笛所演奏的田园牧歌。中段旋律更为活泼,情绪也更为高昂,由 B大调经过各种转调,最后回到E大调,反复第一段。

第一章 挽歌

第二章 遥远

第三章 重逢与遗忘

第四章 面具

第五章 一个铜板

第六章 离别之歌

第七章 命运

1

教堂祭坛前面的一口棺木里,躺着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夏绿萍,年仅五十一岁。曾经姣好的容颜已然苍白,合上的眼皮轻轻勾销了前尘往事。她瘦小的身躯被一床缎质的白色被子覆盖着,双手垂在身旁,怀中有满抱的白玫瑰,开得翻腾灿烂。

夏绿萍的朋友不多,唯一的亲人是弟弟一家。偌大的教堂里,疏疏落落地坐了几十个人。最前排,两个穿黑色丧服的女孩子并肩而坐,低声啜泣,两个人的背影看上去有些相似。靠近走道的是李瑶,李瑶旁边的是夏绿萍的侄女夏薇。

起立唱《奇异恩典》的时候,李瑶不时回头朝教堂那道圆拱门望去。

“他不会来的了。”夏薇说。

“他会不会收不到消息?”带着一脸的失望,她说。

“我通知了他舅舅,但他舅舅也只有他三年前的地址。他要

来的话,已经来了。”

“你有见过他吗?”

夏薇摇了摇头,说:“都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了。”

唱完了圣诗,人们重又坐下来,教堂里悄然无声。

李瑶步上祭坛,坐在那台黑亮亮的钢琴前面,她身上的黑色裙子散开来轻轻地落在一边。外面的曙色穿过教堂穹顶的彩绘玻璃,投影在她脸上,她看上去竟有着她老师夏绿萍年轻时

的影子。她送给老师的最后一曲,是肖邦的《离别曲》。

她的手指在琴键上错落地弹奏,像风在树叶间吹拂,生命在树叶下面茁壮成长,然后衰败,是那样缠绵,那样激动,又那样破碎,那音乐,竟奏出了尘土的味道。

当最后一个音符在琴键上轻轻地熄灭,李瑶抬起头朝那道圆拱门再看一眼,它终究没有打开。

2

在送葬的车上,夏薇把一个小包包交给李瑶,说:

“是姑母留给你的,韩坡也有一个。”

李瑶打开那个小包包,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糖果罐,已经有点锈蚀了。她望了望身边的夏薇,两个人相视微笑。

“已经很久没吃过这种果汁糖了。”夏薇说,然后笑笑问,“里面有糖吗?”

李瑶摇了摇那个糖果罐,罐里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她打开盖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在掌心里,是两枚十法郎的铜板。

李瑶眼里盈满了泪水,那两枚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铜板,把她送回去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光。

3

李瑶那双稚嫩的小手在琴键上欢快地奔腾。

“不!不是这样!我说过多少遍了?是用十根手指弹琴,手腕不要动。”夏绿萍用一把尺劈劈啪啪地打了那双手腕几下。

她缩了缩手,嘟起嘴巴。

夏绿萍撇下她,走进书房里。

李瑶听到夏绿萍在房间里翻东西的声音。然后,她从房间里走出来,吩咐李瑶:“把手伸出来。”

李瑶以为又要挨打了,战战兢兢地伸出双手。

夏绿萍把两枚铜板轻轻地放在李瑶两边手腕上,说:

“现在把双手放在琴键上,我们来弹下一首歌,记着,不能让铜板掉下来。”

李瑶小心翼翼地把双手放到琴键上,学着只用手指去抚触。她摆动手腕的坏习惯是从那时开始慢慢矫正过来的。

那年她三岁。

每个星期有四天,她会到夏绿萍位于薄扶林道的公寓学琴。

夏绿萍总爱穿一身黑,冬天时是黑色高领毛衣,夏天时是V领的棉上衣或衬衣。无论什么季节,她的裤子都是七分长的,露出她那双小巧的脚踝。

钢琴旁边,放着一罐美味的果汁糖,李瑶弹得好的时候,夏绿萍会奖她吃一颗糖。李瑶最爱柠檬味,韩坡喜欢薄荷。

韩坡是后来才出现的。

那天,练完了琴,夏绿萍奖了李瑶一颗糖。她奖给自己的,是一支名唤“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哈瓦那雪茄。她有时会吸雪茄,所以房子里常常弥漫着烟叶的味道。

她坐在阳台旁边的一张红色布沙发里,小心地撕走雪茄烟的标牌纸环,用一把小剪刀把烟口剪开,然后用一根长火柴点燃了那支雪茄。

她悠悠呼出一个烟圈,告诉李瑶,要弹最好的琴,吸最好的雪茄,穿最好的鞋子,吃最好的东西。为了支付这种生活,她便不能只挑最好的学生。她扫扫李瑶的头:“我不是说你啊!你将来会很出色的!”

然后,她补充说,“罗密欧与朱丽叶”不至于最好,但她喜欢它的名字和味道。

一通电话打进来,夏绿萍去接电话回来之后,很兴奋地告

诉李瑶:“下次你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小男孩。”

“他是谁?”

“他叫韩坡,年纪跟你差不多。”

“他是来学琴的吗?”

“嗯,他很有天分!”夏绿萍回到沙发里,吮吸着那支跟她清秀脸庞毫不相称的雪茄。她呼出一个烟圈,说:“他是个孤儿。”一种微笑的凄凉。

1

教堂祭坛前面的一口棺木里,躺着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夏绿萍,年仅五十一岁。曾经姣好的容颜已然苍白,合上的眼皮轻轻勾销了前尘往事。她瘦小的身躯被一床缎质的白色被子覆盖着,双手垂在身旁,怀中有满抱的白玫瑰,开得翻腾灿烂。

夏绿萍的朋友不多,唯一的亲人是弟弟一家。偌大的教堂里,疏疏落落地坐了几十个人。最前排,两个穿黑色丧服的女孩子并肩而坐,低声啜泣,两个人的背影看上去有些相似。靠近走道的是李瑶,李瑶旁边的是夏绿萍的侄女夏薇。

起立唱《奇异恩典》的时候,李瑶不时回头朝教堂那道圆拱门望去。

“他不会来的了。”夏薇说。

“他会不会收不到消息?”带着一脸的失望,她说。

“我通知了他舅舅,但他舅舅也只有他三年前的地址。他要

来的话,已经来了。”

“你有见过他吗?”

夏薇摇了摇头,说:“都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了。”

唱完了圣诗,人们重又坐下来,教堂里悄然无声。

李瑶步上祭坛,坐在那台黑亮亮的钢琴前面,她身上的黑色裙子散开来轻轻地落在一边。外面的曙色穿过教堂穹顶的彩绘玻璃,投影在她脸上,她看上去竟有着她老师夏绿萍年轻时

的影子。她送给老师的最后一曲,是肖邦的《离别曲》。

她的手指在琴键上错落地弹奏,像风在树叶间吹拂,生命在树叶下面茁壮成长,然后衰败,是那样缠绵,那样激动,又那样破碎,那音乐,竟奏出了尘土的味道。

当最后一个音符在琴键上轻轻地熄灭,李瑶抬起头朝那道圆拱门再看一眼,它终究没有打开。

2

在送葬的车上,夏薇把一个小包包交给李瑶,说:

“是姑母留给你的,韩坡也有一个。”

李瑶打开那个小包包,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糖果罐,已经有点锈蚀了。她望了望身边的夏薇,两个人相视微笑。

“已经很久没吃过这种果汁糖了。”夏薇说,然后笑笑问,“里面有糖吗?”

李瑶摇了摇那个糖果罐,罐里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她打开盖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在掌心里,是两枚十法郎的铜板。

李瑶眼里盈满了泪水,那两枚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铜板,把她送回去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光。

3

李瑶那双稚嫩的小手在琴键上欢快地奔腾。

“不!不是这样!我说过多少遍了?是用十根手指弹琴,手腕不要动。”夏绿萍用一把尺劈劈啪啪地打了那双手腕几下。

她缩了缩手,嘟起嘴巴。

夏绿萍撇下她,走进书房里。

李瑶听到夏绿萍在房间里翻东西的声音。然后,她从房间里走出来,吩咐李瑶:“把手伸出来。”

李瑶以为又要挨打了,战战兢兢地伸出双手。

夏绿萍把两枚铜板轻轻地放在李瑶两边手腕上,说:

“现在把双手放在琴键上,我们来弹下一首歌,记着,不能让铜板掉下来。”

李瑶小心翼翼地把双手放到琴键上,学着只用手指去抚触。她摆动手腕的坏习惯是从那时开始慢慢矫正过来的。

那年她三岁。

每个星期有四天,她会到夏绿萍位于薄扶林道的公寓学琴。

夏绿萍总爱穿一身黑,冬天时是黑色高领毛衣,夏天时是V领的棉上衣或衬衣。无论什么季节,她的裤子都是七分长的,露出她那双小巧的脚踝。

钢琴旁边,放着一罐美味的果汁糖,李瑶弹得好的时候,夏绿萍会奖她吃一颗糖。李瑶最爱柠檬味,韩坡喜欢薄荷。

韩坡是后来才出现的。

那天,练完了琴,夏绿萍奖了李瑶一颗糖。她奖给自己的,是一支名唤“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哈瓦那雪茄。她有时会吸雪茄,所以房子里常常弥漫着烟叶的味道。

她坐在阳台旁边的一张红色布沙发里,小心地撕走雪茄烟的标牌纸环,用一把小剪刀把烟口剪开,然后用一根长火柴点燃了那支雪茄。

她悠悠呼出一个烟圈,告诉李瑶,要弹最好的琴,吸最好的雪茄,穿最好的鞋子,吃最好的东西。为了支付这种生活,她便不能只挑最好的学生。她扫扫李瑶的头:“我不是说你啊!你将来会很出色的!”

然后,她补充说,“罗密欧与朱丽叶”不至于最好,但她喜欢它的名字和味道。

一通电话打进来,夏绿萍去接电话回来之后,很兴奋地告

诉李瑶:“下次你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小男孩。”

“他是谁?”

“他叫韩坡,年纪跟你差不多。”

“他是来学琴的吗?”

“嗯,他很有天分!”夏绿萍回到沙发里,吮吸着那支跟她清秀脸庞毫不相称的雪茄。她呼出一个烟圈,说:“他是个孤儿。”一种微笑的凄凉。

……

黯然伤神者,唯别也。在来来去去中看到自己的眼泪,看透别人的心,只有离别,才知道是否真的爱过,拥有过。一串诗意而最终破碎的故事,始终回响着肖邦绝美的音乐,这是张小娴的《离别曲》。

其实只是一段再简单不过的记忆,植根于童年的美好情谊,还没有变质已然分离,能记得一辈子,不过是因为不甘。然书中的每一段爱情,不论结局,都很美丽。这是张小娴一贯的风格,在演绎爱情时她习惯用美丽去装饰。她说,惟有这本书,她没有参与任何角色,只是同情地去看这场青春的祭祀。只怕这是成功却也是败笔,平铺直叙的故事,没有太多高低起伏;流畅生动的文字,伴随大段大段的感悟。而她的同情太过夸张,于是所有的领悟都是张小娴的而非书中人所有,想走出终究未能完全放开。比不得亦舒的文字,平淡的叙述,始终冷然却透彻人心;亦不比李碧华,凄艳华美的文字却异常决绝,小说与现实一般残酷。她们都不肯心软,完全真实地呈现着生活的某种可能,不屑去美化生活。

人们总是选择性地记忆,把欢娱和忧伤都加倍地渲染,把自己作为故事的主角。所以李瑶、韩坡、夏薇有着不尽相同却一起走过的童年点滴。也许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靠记忆来美化人生。

很多时候,我们爱着,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那些爱情,拼命却没有回应。也许我们爱上的只是爱情本身。所有的哀伤,最终都不过是自怜的影子。

爱是生命的残缺,亦是完美。

生命不过是聚散,与爱情,与梦想,与人,与事;那些聚散中,有执著,有盲目,有软弱,有坚强,有自由,有束缚。张小娴用宿命和命运将之相系,而离别,不过是宿命和命运的反复。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