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词 > 休伯特汉弗莱

休伯特汉弗莱

小休伯特霍拉蒂奥汉弗莱(Hubert Horatio Humphrey, Jr.,1911年5月27日-1978年1月13日),美国政治家,曾任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第38任副总统(1965~1969)。提出"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1963)和"民权法"(1964)。支持约翰逊越南战争政策。1968年为民主党候选人。竞选中败给共和党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

休伯特霍拉蒂奥汉弗莱(Hubert Horatio Humphrey,1911-1978),台湾翻译为韩福瑞。美国政治家,第38任美国副总统,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1911年5月27日出生于美国南达科他州华莱士一个挪威移民家庭,父亲是位药剂师;早年就读于明尼苏达大学,后因家庭经济状况所迫退学,之后在科罗拉多学院考取药剂师资格,1930-1937年间协助父亲经营家庭药店;1937年回到明尼苏达大学,并于1939年获学士学位;1940年获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硕士学位,并留校成为政治学助教;二战期间曾两次试图参军都因疝气被拒绝,期间先后担任战时再就业培训教师,明尼苏达州首席战争服务计划主任,战争统筹委员会主任助理,圣保罗学院教授,明尼阿波利斯广播电台新闻评论员等,1945当选明尼阿波利斯市长,任职期间,一直保持着强硬的处事风格,不仅清楚了警察局内部的腐化现象,而且有效打击了城市中的诸多犯罪团伙,这些业绩使得汉弗莱声名大振。1948年当选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

在国会中,汉弗莱常常插足大多数参议员不敢涉入的领域。他那打抱不平的性格,使他对许多事情都看不惯,总想去说些什么。一次,当有人问他为什么总爱对所以问题发表评语时,他解释说:"我确实对所有问题都感兴趣,可它们都像坚果一样,我毫无办法。"

作为多数派领袖,南方保守派的代表林登约翰逊即是汉弗莱的良师,也是益友。一次,他不无感慨的对汉弗莱健谈的性格评论道:"要是柯立芝的性格换成汉弗莱该有多好。"他还说:自由主义这汉弗莱充当了"投弹手的联络员。"

在政敌眼中,幸好汉弗莱在参议院与约翰逊交往甚密,否则他的激进的自由主义思想一定会变得更加没有约束。他曾经提出一个在美国取缔共产党的议案,但后来他又遮遮掩掩的说:"这个法案并不是他最得意的一项成就。"他一贯引以为自豪的是他一贯支持维护民权的立场。1948年,在全国民主党大会上,汉弗莱就民权问题作了一番振奋人心的演讲。此后,民主党施政纲领中强硬的民权政策,就是一他这次讲话内容为基础制定的。不过,汉弗莱在会场的演讲,大大激怒了部分反对平权的南方代表,他们集体退场,以示抗议。

1956年大选中,汉弗莱有意充当总统候选人阿德莱史蒂文森的竞选伙伴,可最终,国会提名田纳西州参议员埃斯蒂斯基福弗为副总统候选人,时候汉弗莱获悉,他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在竞选中没有换一身漂亮的时装。

两年后,汉弗莱以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出访苏联。显然汉弗莱无所畏忌、天生乐观的性格很受苏联人民的欢迎。在苏联,汉弗莱创纪录的和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连续进行了8个小时的会谈。这次访苏之旅,让汉弗莱在全国出了名,为此《生活》杂志在封面上刊登了他的照片。

在一片赞扬声中,汉弗莱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声称,1960年他肯定会被选为总统。但是,汉弗莱的雄心勃勃,毕竟无法与约翰肯尼迪强大的政治机器、雄厚的经济实力相匹敌。西弗吉尼亚州的初选中,汉弗莱的总统美梦便草草宣告破灭。不过,正如人们所说的,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还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1963年底,肯尼迪不幸遇刺身亡。当时的副总统林登约翰逊幸运的继任总统。上台后,约翰逊呼吁全国保持安定,并声称将继续执行肯尼迪的政策。1964年美国大选临近,已建立起卓著声望的约翰逊,得到全国的广泛支持。毋庸置疑,约翰逊必定会被提名为新一届总统候选人,他的对手是共和党亚利桑那州参议员巴里戈德华特

接下来,副总统候选人的提名成为民主党代表人会上最棘手的一个问题。在所以副总统的候选人提名中,汉弗莱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不过于此同时,约翰逊也对可能出现的结果进行了分析。他的研究报告表明,在美国历史上,没有一位总统与副总统的关系是完全融洽的。为此,他特意邀请可能当选的候选人到办公室谈话。据某些消息灵通的记者透露,约翰逊的谈话内容包括:未来副总统要保证对约翰逊本人绝对忠诚,以及对约翰逊的政策绝对支持。

面对约翰逊提出的苛刻条件,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尤金麦卡锡等副总统候选人断然拒绝,并立即从角逐中退出。而汉弗莱为了能得到提名,则甘愿接受约翰逊的一切条件。在一次宴会上,约翰逊隔着人侧身文汉弗莱:"如果让蒙大拿州的参议员迈克曼斯菲尔德当副总统,你有什么看法?"约翰逊对待汉弗莱这种捉摸不定的态度,一直持续到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大会期间,约翰逊再次在白宫召见汉弗莱。他提醒汉弗莱要当好第2号人物,困难重重。并警告他,当上副总统后要控制好自己的社交活动,尽量少出风头。对此,汉弗莱全盘接受。接着,在正式发表提名演讲前,两人就向代表们宣布了他们间的伙伴关系。如此,一位总统候选人就把他的竞选伙伴介绍给代表大会的做法,在美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当然,此举让汉弗莱兴奋异常,即使在遭到约翰逊的讽刺后,仍然忘乎所以。不过,在以后的岁月里,汉弗莱只得如约,忍气吞声的在副总统位子上打发日子。

约翰逊堪称一个处处给人难堪的人,一次,这位总统坚持要处境已经十分尴尬的汉弗莱证明自己和罗伯特肯尼迪一样,能在约翰逊的牧场上击毙两头鹿。还有一次,约翰逊要汉弗莱当着一群记者的面,穿上肥大的木厂工装,戴上怪诞的工作帽,然后骑上一匹烈性马奔走。

汉弗莱对约翰逊的隐忍,还体现在对其政见的支持上。其中包括约翰逊提出的越南政策。不过有一次,汉弗莱因为反对定时轰炸北越的决定,而被排斥在决策会议之外。在动乱的四年中,由于汉弗莱的无能,或者说他在重要问题上的默不作声的态度,使他在1968年的总统竞选中输给了共和党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然而,对此汉弗莱却有自己的苦衷,正如他自己解释的那样,"一个人站的位置,常常取决于他坐的位置。"此后返回参议院,并任教于明尼苏达大学,直到1978年1月13日病逝。

一个毫不掩饰的死亡----我记得一个人,他对死得有尊严加上了新的诠释。韩福瑞(Hubert Humphrey)是林登约翰逊当总统时的副总统,他自当选为参议员后,备受尊崇,开始他的政治生涯。其后,他是民主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却没有被选上。成为美国人的典范后,他在死前数月内,说出了不少令人肃然起敬的话。

你还记得多年前癌症常是可免则免的话题吗?或者韩福瑞胜人一筹之处,是他把这个可怕的题目暴露在日光之下。在一九七七年,他的医生公开宣布这个诊断,我们知道这是经过他批准的。他有一个不能动手术割除的肿瘤,而且病情是无法救治的了。史埃德曼(Edwin Shneidman),这位在论死亡和垂死方面首屈一指的作家和教师写下:"自此以后,世人如果不是像对待麻风病人、和被社会遗弃者一样孤立韩福瑞(因为社会人士对无可救药之癌症病者避之则吉),就是因为他的为人和他的端庄自持,毫不掩饰地接纳他的本相。"

民众接纳韩福瑞,看见他以开诚公布和幽默的态度面对死亡。"公开宣布因癌症而死亡之消息的韩福瑞,能够成为"合宜死亡"的例子。他的公开宣布患上癌症,他的健康状况,和他的死亡,可能会刺激我们之中大部分人,思想自己的死亡过程。"

韩福瑞在参议员议会中的一席话,生动地把一个有尊严,有风度的死亡表露无遗。他说:"最大的治疗是友谊和慈爱,这在全国各地我都能感受到。医生、化学药品、辐射、药丸、护士、治疗师,全都非常有帮助。但如果你对自己、和克服困难的能力没有信心;对神的供应没有信心;也缺乏朋友和他们的爱心与慷慨,那就再也没有医治了。"

他知道他不能得到痊愈,但他表达了什么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友情、仁爱和对神的信心。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网络热词 87994.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网络热词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